當前位置: 首頁 > 農村研究 > 田野日志

繞地兩周:中農攝制組遠征西部邊陲

作者:吳帥等  責任編輯:admin  信息來源:中共農村研究網  發布時間:2017-10-31  瀏覽次數: 17379

一個團隊,十次出征,兩百天拍攝,數千鏡頭,八萬公里行程。中國農村研究院攝制組在今夏遠赴我國西南、西北邊陲,攝制范圍涵蓋內蒙古自治區、西藏自治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甘肅省、青海省、云南省、四川省、貴州省、廣西壯族自治區、海南省等,穿行于云貴高原的懸崖絕壁,克服了雪域高原的高寒缺氧、行走在內蒙古草原的漫長疆域,累積拍攝時間長達200余天,涵蓋10余省份,16個少數民族,48個村莊,人均負重10公斤設備,行程8萬余公里,總行程相當于繞地球兩周!


吳帥(2017級博士研究生)

行程:12000公里

拍攝地點(4個):西藏自治區拉薩市墨竹工卡縣甲瑪鄉、云南省怒江州瀘水市洛本卓白族鄉保登村、云南省怒江州瀘水市匹河怒族鄉普洛村、四川省阿壩州茂縣后村




張嘉歡(2016級碩士研究生)

成建玲(2017級碩士研究生)

行程:6500公里

拍攝地點(3個):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阿巴嘎旗那仁寶力格蘇木巴彥錫勒嘎查、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阿魯科爾沁旗巴彥溫都爾蘇木巴彥包勒格嘎察、海北藏族自治州剛察縣哈爾蓋鎮果洛藏秀麻村

用20天的時間,走了大西北的三個點,大概走了5000公里的路,其間有辛苦也有收獲,但更多的是收獲。在這20天里,由于草原的遼闊,我和嘉歡師姐有大半的時間都在路上,要么是在拍攝的路上,要么是在去往下一個點的路上,坐過36個小時的火車,也會為了取一個景走一兩個小時,在黎明時分起床拍過日出,在凜冽的寒風中仍然堅持拍攝,在夕陽西下時候拍日落,拍晚霞,拍回家的牛羊。在這20天里,我們看了不曾領略過的美景,卻也感受了即使穿著棉衣也無法抵御的寒冷和呼嘯著的寒風,聽了不一樣的語言(蒙語、藏語),卻也感受了語言不通的障礙,體會了不一樣的風土人情,喝過奶茶,吃過牛羊肉,其間有不習慣,不適應,但也盡力克服了。在這20天里,我們學到了書本上永遠學不到的東西,也感受到了一個又一個震撼人心的事物,也深刻理解了“讀萬卷書,行萬里路”,而且作為一個拍攝的小白,在師姐的指導下,get了一項新技能(攝像、操作無人機)。






張嘉歡(2016級碩士研究生)

彭曉旭(2016級碩士研究生)

行程:7770公里

拍攝地點(6個):重慶市石柱土家族自治縣三河鎮萬壽古寨、云南省麗江市寧蒗縣新營盤鄉新營盤村馬頸子自然村、云南省臨滄市雙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縣勐庫鎮邦改村、云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嘎灑鎮曼達村、云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基諾鄉茄瑪村巴亞老寨、云南省麗江市玉龍縣大具鄉營盤村

八月赴西南,九月歸江城。歷時32天、負重20公斤、徒步行走266公里的紀錄片攝制工作讓我們曬黑了八度,更讓身心堅韌了十分。萬壽山寨全程9小時的取景過程,全身衣服保持“能擰出水”的狀態;寧蒗“九曲十八彎”4小時蜿蜒山路的威力使我們膽戰心驚;“朝辭麗江夜至臨滄”的13小時“硬座”讓人難以忘懷;邊境線上偶遇的韓國大叔,致使大巴車滯留3小時接受檢查;勐泐大佛寺中的潑水節活動,更是替手中的攝像機“挨”了一襲清泉。透過“大疆”的上帝視角,將造物者對少數民族地區的溫情映現在手中的小屏幕上:雨霧繚繞的玉龍雪景、山清水秀的瀘沽仙境、攸樂攸樂的基諾山寨......不由得感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一個月苦戰下來,收獲的不僅是對設備操控技術的提高,還有更為寶貴的團隊協作精神,勠力同心,砥礪前行。感謝西南拍攝過程中悉心照料我們的肖老師和各位師兄師姐,感懷在彩云之南遇到的每一位“中農有緣人”。

中農攝制組,田野大課堂。彼此當年少,莫負好時光。






張亞楠(2016級碩士研究生)

董煉(2017級碩士研究生)

行程:10170公里

拍攝地點(6個):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江西溝鄉莫熱部落、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澤庫縣麥秀鎮克里其那部落、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塔城地區托里縣拖列部落、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伊犁哈薩克自治州新源縣塔勒德鎮杜爾吐勒部落、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溫泉縣察哈爾部落、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昌吉回族自治州木壘縣大石頭鄉哈拉哈斯部落

一萬公里的拍攝,三十五天的執著。這里有寸草不生的戈壁荒漠,有水草豐美的高山草原,有數不勝數的牛羊馬匹,有深不見底的懸崖峭壁。每到一個地方,開始我們可能不太適應,但熱情好客的少數民族兄弟很快就會讓我們感受民族大家庭的溫暖:每一碗酥油茶,一條哈達,一勺馬奶酒,一塊牛羊肉......都融入了民族的情誼。感謝在這里每一位遇到的師兄,感謝在這里遇到的所有人。最后,我們用各民族語言表示感謝:熱合邁德(哈薩克語)突及其!(藏語)塔樂日哈拉!(蒙古語)






張亞楠(2016級碩士研究生)

趙婷婷(2017級碩士研究生)

行程:5310公里

拍攝地點(3個):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芒市西山鄉芒東村、云南省臨滄市滄源縣巖帥鎮賀南村、云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綠春縣平和鄉東哈村

來到了夏署尚存的云南,才知道什么是幽曲婉轉的山路。在芒東村,我們爬過六十度的山坡,踏過滿是淤泥的小路,走過超萬步的夜路,也看過帶有銀河的星空。我們坐過猶似過山車的摩托,更曾因為要坐15小時以上的山路大巴腰痛嘔吐。西南這三千公里走的異常崎嶇坎坷,雖有累有苦,但更多的是慶幸自己可以跟著村調的師兄師姐體悟不同地方的文化,欣賞不同地域的風景。在這樣一個文化震驚的環境里,民族的差異性讓我們收獲更多。大山深處的少數民族用他們的信仰保留著對傳統的一份堅守,我們攝制組人也用影像記錄下他們的底色與傳承。這樣的苦與累,總歸是有意義的。






徐建峰(2017級碩士研究生)

劉晗丹(2017級碩士研究生)

行程:2681公里

拍攝地點(4個):廣西省三江侗族自治縣良口鄉和里村、貴州省三都水族自治縣三洞鄉達便寨、貴州省黔南州龍里縣灣灘河鎮園區村安金寨、貴州省黔東南州天柱縣注溪鄉永興侗寨

一路以來,將近半月的時間,西南小分隊走過了兩省四地,乘坐過4趟火車,12趟汽車,行程近2000公里,體驗與感受南侗、北侗、水族、布依族等不同的民族風情。周到的師兄師姐和熱情的少數民族給我們的拍攝提供了不少便利和慰藉。南侗苦澀的油茶、水族精美的馬尾繡、布依族動聽的山歌、北侗神奇的風水樹,都是難忘的記憶。西南地區雖山路蜿蜒曲折,但風景多彩秀麗,四點皆已通關,不回味這一路的難。感謝師兄師姐的照顧和指點!感謝同伴的認真與堅持!感恩拍攝過程中的點滴!






張倩虹(2017級碩士研究生)

楊雨晨(2017級碩士研究生)

行程:9086公里

拍攝地點(5個):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爾木市長江源村、甘肅省天水市馬咀村、甘肅省天水市鐵洼村、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紅原縣茸塔瑪村、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若爾蓋縣索藏村

九月是橫亙在昆侖山脈中的神山、蜿蜒在黃土高坡上的清真寺;十月是雪山和草原、酥油和牦牛。在青海徒手攀巖翻越神山、在甘肅5點起床拍攝晨禮、在四川登上九曲黃河第一灣等日落。在這里,與藏民的親密是一碗酥油茶、一團糌粑、一盤手撕牛肉、一條哈達,與回民的親密是一碗面片、一塊饃饃;與武漢的距離是溫度-1攝氏度、海拔3640米.青海-甘肅-四川,2425km-1137km-1564km,累計60 h的高鐵火車,30 h的汽車。






王墨竹(2016級碩士研究生)

余奇瑤

行程:13560公里

拍攝地點(7個):西藏自治區江孜縣車仁莊園、西藏自治區拉孜縣西嘎村、西藏自治區扎囊縣囊色林村、西藏自治區瓊結縣強吉村、西藏自治區桑日縣沖康莊園、四川省甘孜州白玉縣劣巴村、四川省涼山州布拖縣補洛村

日行千里不言其路之遙,夜躍八百不語其道之艱。這一次,打破了神秘。我們,踏上了西藏,風情又壯美的一方土地。奔波于武漢4000公里外的城市,睡在距離世界之巔——珠穆朗瑪峰車程150公里不到的村莊。一路上看到季節流轉,葉子由青變黃,掉落,埋入泥土。終是迷霧繚繞下的人間煙火,藏民的質樸讓人眷念。30天的時間,拜訪了20戶藏民,翻過了15座山,無人機搖搖晃晃的在雅魯藏布江上飛行了1500米。上高原的注意事項像打開藥盒子的說明書一樣長,林林總總,小心翼翼。從拉薩趕到日喀則,從山南讀到年楚河,中農所尋找的西藏,在兩個年輕中農學子的鏡頭里靜靜訴說。

人生原來不只有一種模式,感謝拍攝讓我們從朝九晚五的生活中脫離,有機會一窺神山背后的經歷。






彭曉旭(2016級碩士研究生)

黃繼福(2017級碩士研究生)

行程:5574公里

拍攝地點(4個):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昭覺縣城北鄉洼古村、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冕寧縣曹古鄉大堡子村、貴州省銅仁市松桃苗族自治縣盤信鎮大灣村、貴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望謨縣坎邊鄉扁袍村

為了避開國慶中秋旅游高峰,九月十五日結束第一批拍攝回到學校后,十七日晚上便馬不停蹄的趕往四川開始了第二批“金秋拍攝”。經歷了八月的炎炎夏日,曾慶幸大涼山的天氣終于可以讓我們在拍攝過程中不再汗流浹背,直到在洼古村受涼長出濕疹,才意識到千里彝山對我們的“關懷備至”與“體貼入微”,迫使我們趕到縣城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置辦秋衣秋褲,隨后在第二站生火取暖、燒水煮飯,終于在出發一周后洗了第一個頭,好不痛快。

在感嘆師兄師姐村調點的艱苦環境的同時,也有讓我們欣慰的事:在四個拍攝點共計153千米的步行里程中,我們欣賞過凌晨三點安寧祥和的西昌、清晨六點旭日東升的盤信、夜半鐘聲月朗風清的扁袍。居住的農戶家晚上熄燈后像是一個小型動物園:雞叫貓叫狗叫蛐蛐兒叫蚊子嗡嗡聲一起伴我們入睡。更忘不了司機師傅載著我們,以140km/h的速度在公路上狂奔的“刺激”,那一刻靈魂仿佛都已回歸自由,逃離了我們疲憊不堪的驅體。

烈日陰雨連軸轉,山徑泥濘寸步行。半個多月的磨煉,我們用影像丈量中國西部大地、用圖畫還原中國農村歷史,感受不同民族的文化差異,學習不同地區的路徑探索。再回首,方知成長路上的荊棘密布,是中農學子風風雨雨中踏出來的成功。






胡偉偉(2017級碩士研究生)

余奇瑤

行程:4330公里

拍攝地點(1個):海南省五指山市毛道鄉毛枝村

北客眼生處,南方天盡頭。海槎乘興去,咫尺是瀛洲。從武漢到五指山,屈指行程一千七百余里。坐上晃晃悠悠的汽車,繞過彎彎曲曲的山路,透過車窗,滿眼盡是驚喜。碧藍的天空,飄蕩的白云,矗立的山峰,蜿蜒的河流,四十分鐘的車程并不讓人覺得乏味,反而多了幾分意趣。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毛道鄉,已抵目的地。天色漸昏沉,放飛無人機,直上五百米高空,村舍,樹林,河流,田野,遠山盡收眼底。斜陽西下,浮云暈染一層金黃的薄紗,奇譎瑰麗,動人心魄。在四日的拍攝過程中,攜一DV,一三腳架,一無人機,遍訪十余村民,足跡踏遍村頭,田野,獲四百分鐘視頻材料。帶著成果,我們滿載而歸。






劉晗丹(2017級碩士研究生)

黃繼福(2017級碩士研究生)

預計行程:5415公里

待拍攝點:(2個)廣西省河池市羅城仫佬族自治縣四把鎮銅匠村、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貢縣上帕鎮臘吐底村白則吾組

    组六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