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本院動態

《政治科學的理論與研究方法》系列課程第一講:北京大學徐湘林教授蒞臨我院講學

作者:王雨晴  責任編輯:網絡部  信息來源:本站原創  發布時間:2019-05-10  瀏覽次數: 1236

本網訊(王雨晴/文 周 潔/圖)2019年5月9日晚,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徐湘林教授做客第120期政科-中農講壇,在逸夫國際會議中心一樓報告廳作了題為《政治研究的學科化與科學化》的專題授課,此為《政治科學的理論與研究方法》系列課程的第一講。部分研究人員同2017級、2018級碩博生參加了授課。專題授課由陳軍亞教授主持。

徐湘林教授將政治學與經濟學、社會學進行對比,強調政治是對社會價值進行權威性分配,進而引出本節授課的主題——從政治學到政治科學。他首先解釋了學科的本質,即學術研究細分為學科,學科傳統和實踐具有結構性,能提供分析框架并聚焦于研究、促進合作,同時學科是有規則并受規則約束的專業領域。接著,他又分析了判斷學科的專業定性與成熟的具體條件,包括學科的歷史積累、學科的經典文獻、開拓型領引型學者、學科領域專業知識的數量、研究的洞察力及研究的嚴謹性。

在徐湘林教授看來,政治學主要涉及有關政治、政府、國家、社會、政策、權威和權力等問題的研究和探討。傳統的政治知識大多是對政治制度(機構)的記載和政治生活準則(政治思想)的探討。當政治知識的復雜性、精深度和自我意識達到一定程度,政治學就產生了。西方政治學的發展經歷了漫長的歐洲政治知識的積累過程,19世紀中后期開始,美國政治學發展經歷了歐洲化、美國化兩個階段,到二戰后,美國領引了政治學的學科化進程,政治學開始了科學化的發展階段。也就是在對傳統政治學批判的過程中,學者們開始主張對政治知識的科學研究,即根據專門的科學方法和準則來獲得和證明政治知識的真實性。正是對政治學科學化的要求使得政治的許多現象有了更加精細而明確的定義、理解與描述。

之后,徐湘林教授著重講述了政治學的學術發展。他提醒同學們注意,知識是人們有目的創造的結果,社會科學針對的是社會問題,這是在了解基本需求后充分發揮人的主觀能動性的過程。一是行為主義,20世紀50年代行為主義革命興起,為了避免個人的偏好與主觀價值影響結論的客觀性,行為主義學者主張模仿自然科學,運用科學方法來研究政治現象。這種科學方法的研究程序有嚴格的步驟,政治學研究也開始從人類學、社會學、心理學、經濟學引進新的概念與學說,如系統、結構等理論性概念。

二是“理性選擇”理論,理性選擇革命在行為主義革命之后,起點是后者從心理學借鑒來的松散的邏輯推理的基礎。理性選擇者批評行為主義者的研究不夠嚴謹,因而把形式的秩序與數學的嚴密性充分結合在一起加以綜合運用。雖取得了豐碩的研究成果,但也不斷地弱化了人們的價值和準則、個體之間的關聯以及一個民族的歷史和制度所起的作用。

三是新制度主義,為了彌補在文化、制度等領域無法用行為主義與理性選擇進行研究的缺陷,新制度主義開始興起,進而帶來了政治學科的整合。新制度主義開始重新重視歷史文化、習慣、組織、規則和制度的重要性,并把它們看作是對政治生活起著重要的約束。同時也吸收了行為主義革命以來的不同學科成果,例如不再用兩分法把組織或結構、利益和制度的其中之一看作是政治發展的驅動力。

結束后同學們積極提問,與徐湘林教授進行了交流。







    组六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