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 地方研究

鄉村振興:亟需激發農民參與活力——基于湖北省71個村莊1023戶農戶的調查

作者:龔麗蘭 陳衍宇 李潔  責任編輯:趙博睿  信息來源:  發布時間:2019-05-24  瀏覽次數: 297

【報告要點】農民是鄉村振興的主體,同時也是鄉村發展成果的受益主體,因此鄉村振興必須讓農民唱“主角”。目前,湖北省農民對鄉村振興知曉率低,參與鄉村建設的積極性不高。具體而言,在鄉村振興的推進過程中,產業有引進但農戶對其參與意愿偏低,產業有發展但農戶參與程度不深;人居環境有改善,但生態治理農戶組織化程度不足;鄉風文明進展速度較快,但農戶活動參與度不高;鄉村治理有提升,但未激發農戶參與熱情。對此,課題組建議:提升項目引進質量,增加農民獲得感;搭建多元參與平臺,提升農民參與組織化水平;強化自治功能,建立農民參與的制度化機制。以此激發農民參與鄉村振興的活力。

農民是鄉村振興的主體,鄉村振興離不開農民的參與。只有農民參與和主導的鄉村振興才是真正的鄉村振興。現階段,鄉村振興中農民的總體參與狀況如何?在產業發展、人居環境、鄉風文明、鄉村治理中的參與程度如何?這些問題均值得研究和關注。為此,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華中師范大學中國農村研究院圍繞“鄉村振興中的農民參與”主題,于20186月至9月,對湖北省71個村莊1023位農戶進行了專題問卷調查和深度訪談。基于調查結果,我們對當前能人回鄉狀況進行了總體研判,并形成了若干建議。

一、鄉村振興中的農民參與水平總體偏低

(一)村干部參與鄉村振興態度積極

考察村莊干部參與本村“鄉村振興”工作積極性發現,在63個有效樣本中,80.96%的村干部表示本村的干部積極參與“鄉村振興”工作,其中“非常積極”、“比較積極”占比分別為,25.40%55.56%。由此可知,村干部正在積極開展鄉村振興工作。

(二)農戶參與鄉村振興的積極性不高

一方面,農戶對“鄉村振興”的知曉率較低。在1023位受訪農戶中,42.81%的農戶表示聽說過“鄉村振興”,不到一半的農戶聽說過“鄉村振興”,這可能與村干部宣傳不到位有關。

另一方面,農戶參與鄉村振興的積極性不高。在63個有效村莊樣本中,村民對本村鄉村振興工作參與“非常積極”和“比較積極”的占比分別為19.05%46.03%,二者合計占比為65.08%。可見,村民對鄉村振興工作參與積極性不高,其對鄉村振興工作積極性較之本村干部有所下降。

二、產業項目有引進,但帶動參與不足

(一)產業項目總體有發展

通過詢問村莊引進和發展新的產業項目發現,在70個有效樣本中,36個村莊明確表示村莊引進和發展了新的產業項目,占比為51.43%,另有40%的村莊表示村莊未引進和發展新的產業項目。可見超過一半的村莊在鄉村振興中有引進產業項目。從產業類型來看,村莊引進和發展的產業項目類型主要為規模種養殖業,占比為55.56%;其次是設施農業和鄉村旅游,占比均為11.11%。可見,產業引進的多樣性正在促進鄉村新功能的拓展。

(二)農民參與程度不足

雖然村民參與村莊引進產業和項目的意愿強烈,但帶動村民就業增收、創新創業能力不足。首先,村莊項目在實際運營時,租用農戶的土地意愿還不夠高,在220個有效樣本中,24.09%農戶表示所在村莊在發展產業項目時想租用自家土地。其次,村莊引進的產業帶動村民就業增收的輻射范圍還比較窄。從農戶自身來看,在159個受訪農戶中,86.16%的受訪農戶表示村莊引進和發展的產業沒有帶動家里就業。綜上可知,產業進村后,農戶實際參與村莊產業發展機會還比較少,參與程度偏低。

(三)農民參與意愿偏低

產業發展離不開農民積極參與。然而我們調查發現,在村莊產業發展過程中,農戶出資出租土地意愿偏低。在出資發展村莊產業方面,在1005個有效樣本中,54.23%的農民明確愿意出資幫助村莊發展產業,15.02%的農民表示不愿意出資幫助村莊發展產業,30.75%的農民態度模糊。可見,在產業實際運營中,涉及風險和農戶利益時,農戶參與意愿還比較低。

此外,從農戶提供土地發展鄉村產業的意愿來看,在1002個受訪農戶中,56.29%農民表示如果村莊發展產業需要對土地統一經營,愿意將自己的土地入股來發展村莊產業,“說不清”的比重為28.14%,表示“不愿意”的比重為15.57%。綜上所述,農戶實際參與村莊產業發展的意愿還不高。

三、生態治理有改善,但環衛參與度低

(一)逾八成村莊農民積極參與美麗鄉村建設

近兩年,湖北省“生態宜居”或“美麗鄉村”建設進展較快。數據表明,在70個有效樣本中,有70%的村莊表示開展了“生態宜居”或“美麗鄉村”建設。就村民參與“生態宜居”或“美麗鄉村”建設的積極性而言,在49個受訪村莊中,83.68%的村莊的村民的積極程度積極,其中“非常積極”和“比較積極”的占比分別為34.7%48.98%。由此可得,村民參與“生態宜居”或“美麗鄉村”建設態度積極。

(二)“改廁”積極性高但實際整改率偏低

一方面,農民參與改廁積極性較大。從農民參與改廁工作的積極性看,在44個受訪村莊中,36.37%的村莊表示本村村民參與改廁工作“非常積極”,反映“比較積極”的比重為34.09%,兩者合計占比70.46%,超過七成。由此可見,七成以上村莊的村民參與改廁工作的積極性較高。

另一方面,農戶實際整改率偏低。數據顯示,在40個已開展農村“改廁”工作的村莊中,農戶“改廁”開展率均值為51.24%,可見,村“改廁”工作還需進一步鋪開。

(三)垃圾處理參與度高但組織化程度低

一是農戶對日常垃圾處理參與度高。調查顯示,在71個有效樣本中,七成以上的村莊村民積極參加日常生活垃圾清理,比重為73.24%。基于對1005個有效樣本的分析,有944位農民表示自覺清潔房前屋后及自家庭院的環境衛生,占比為93.93%,超過九成。

二是農戶對環保組織參與度低。1001個有效樣本中,70.43%的村民表示村莊沒有成立環保合作組織。在291個有效農戶樣本中,44.67%的農戶表示沒有參與環保合作組織。

三是農戶對村莊環境整治參與度低。在1000個有效樣本中,村莊在開展人居環境整治過程中,344位村民無出資無投勞,占比為34.40%,占比最高;其次為有投勞的情況,占比為26.40%。可知,超三成村民在村莊開展人居環境整治過程中無出資無投勞。

四、鄉風文明有進展,但參與積極性偏低

(一)鄉風文明建設取得進展

移風易俗活動和普法宣傳教育活動是鄉風文明的重要體現。數據表明,有75.71%村莊開展過移風易俗活動,49.30%的村莊成立了紅白理事會組織;2017年內開展了普法宣傳教育活動的村莊占調查村莊總量的80.28%。總體而言,湖北省村莊在鄉風文明建設中已經取得了一定進展。

(二)鄉風文明活動參與度不高

一方面,農戶不積極參與移風易俗活動。根據村莊對農戶參與移風易俗活動積極性程度的評價,在53個村莊樣本中,農戶參與的積極性程度為“非常積極”“比較積極”占比分別為20.75%43.4%,二者合計占比為64.15%。認為本村村民對移風易俗活動“一般”、“不太積極”的占比分別為30.19%5.66%。另一方面,農戶參與普法宣傳教育活動的積極性偏低。在57個村莊樣本中,農戶參與普法宣傳教育活動“非常積極”“比較積極”的村莊占比分別為21.05%45.61%,二者合計比重為66.66%

五、鄉村治理有提升,但自治熱情不高

(一)鄉村治理活動有序開展

一方面,積極成立新自治組織。在71個受訪村莊中,超過七成村莊近兩年內成立了新的村民自治組織,占比為70.42%。另一方面,大力開展以黨建引領鄉村振興活動。在71個受訪村莊中,有59個表示在黨建工作中組織過“鄉村振興”的會議或活動,比重為83.10%。可見,湖北省各地正積極響應鄉村振興號召

(二)農戶參與鄉村治理熱情不高

一是黨建活動參與少。村莊積極開展黨建引領的鄉村振興活動,但數據表明普通農民對此活動參與度低。在1006個有效農戶樣本中,近八成的農民沒有參加過村莊組織的黨建活動,占比為79.92%。二是自治組織知參與率低。調查數據顯示,在284個有效農戶樣本中,57.04%的農戶表示沒有加入村民理事會、議事會等新的村民自治組織。可見,對于新自治組織,農民的參與度比較低。三是對村莊自治活動參與度不高。從村民理事會、議事會組織開展的活動參與情況來看,在283個有效樣本中,44.47%的農戶表示沒有參與。

六、鄉村振興中農民參與的結論與建議

(一)基本結論

產業發展、環境整治、鄉風文明和鄉村治理等四個方面的調查顯示:在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過程中,存在不同程度的“干部干、群眾看”的“獨角戲”現象。

1.產業入村,但發展未入戶

村民對產業發展的期望值高、參與意愿強。自鄉村振興戰略實施以來,近半數調查村莊引進了新的產業項目。但產業發展的輻射和帶動作用不強,租用土地和增加就業等所涉及的農戶面比較窄。雖然近八成調查農戶對產業發展表現出積極意愿,但僅有不到二成的農戶表示引進的產業項目增加了家庭收入和就業。

2.環境改善,但治理待提升

無論在村容村貌等人居環境建設,還是在移風易俗等精神環境治理方面,村民對政府政策的支持程度和村干部的努力程度給予較高評價。但從環境治理過程看,村民參與呈現個體化、分散化的特點,如在環境清掃、垃圾處理等方面,“各家自掃門前雪”的意識較強,村莊公共衛生治理主要依靠政府資金投入、垃圾分類等環境提升工程難以實施。

3.黨建有力,但自治未激活

在鄉村振興戰略進村入戶的宣傳動員過程中,基層黨組織發揮了較大作用。超過八成村莊的黨組織組織過“鄉村振興”的動員宣傳會議或活動,并利用“互聯網”等技術條件,較好地落實了以黨建引領鄉村振興的舉措。但不足三成的村莊成立了村民理事會、議事會等新的村民自治組織;超過四成的農戶沒有參與村民理事會、議事會等組織開展的活動。

(二)幾點建議

鄉村振興是一個綜合系統工程,只有發揮農民的主體作用,才能實現鄉村振興的長效和長遠目標。

1.提升項目引進質量,增加農民獲得感

農業項目的增收和就業效應有限,鄉村振興要走“三產融合”的發展道路。通過發展農副產品加工業、農業休閑旅游等多元產業,延長產業發展鏈條,增加農民就業、提高農民收入,提高產業發展的輻射和帶動效應。

2.搭建多元參與平臺,提升農民參與組織化水平

以農戶個體為主體、自發意愿為動力的參與方式,難以實現鄉村振興所需要的持久活力。組織化的參與方式可以克服這一難題,如組建土地、勞動力等專業合作社,實現產業和農戶的有效銜接;成立保潔、治安等專門性自治組織,使得村民可以通過多元化的形式和途徑,參與到與自己密切相關的公共事務中來。

3.強化自治功能,建立農民參與的制度化機制

村民自治是村民發揮自我管理、自我服務的制度保障。只有強化村民自治功能,才能提升農民參與熱情和水平,改變政府唱“獨角戲”的現狀。如加強黨組織村民自治組織的引導,落實村民大會、代表大會等程序;在行政村、村民小組等各層面尋找最能激發村民自治活力的自治單元;構建村民議事會、理事會等多層級的村民自治組織等。

    组六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