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農村研究 > 海外農村研究

中國與加拿大農業現代化發展的差異性分析

作者:丁香香  責任編輯:于佳佳  信息來源:《世界農業》2019年第5期  發布時間:2019-05-30  瀏覽次數: 333

【摘 要】現代農業是中國農業發展的必然趨勢,也是中國農業發展的機遇與挑戰。本文通過對比,分析了中國與加拿大農業現代化發展在生態農業、規模農業和科技農業上的現狀,并針對具體指標比較了兩國的農業現代化發展水平,分析了中國現代農業化發展緩慢的原因,并借鑒加拿大農業發展的經驗提出較為完整的中國現代農業發展的建議。

【關鍵詞】農業現代化水平;生態農業;規模農業;科技農業;政策制度


1引言

農業現代化是一個將農業的發展與現代意識相結合的動態發展趨勢,農業現代化發展意味著將傳統農業與現代科技有機融合,以提高農業的生產效率、農產品的品質,進而提高農業的經濟效益和生態效益[1]。隨著城鎮化的不斷推進,農業現代化發展已經成為世界農業發展的主導方向。舒爾茨認為農業現代化是技術、資源、資本的結合體[2],并有研究預測到2100年全球的城鎮化率將達到75%,對糧食的需求量將達到50t[3]。由此可見,未來幾十年要使全球賴以生存的糧食產量大幅提高,必須促進農業現代化發展。

農業現代化發展是一種動態的可持續的發展,是全世界農業研究領域的熱點。20世紀70年代,美國學者萊坦研究表明美國農業現代化的重點在于機械化生產,而由次郎研究結果發現日本農業現代化的重點在于科技的應用以及農業科技的投入,但兩國均通過集約化生產模式實現了農業現代化[4]20世紀80年代,諾斯提出生產制度改革,可通過提高土地利用率促進農業現代化進程[5]。關于農業現代化發展水平的研究,英克爾斯針對發展中國家提出了評價現代農業化標準的11個指標,并得到了廣泛應用[6]

中國最早研究現代農業是在20世紀50年代中后期,起初是對農業機械化的研究。為了提高農業生產力,農業耕作制度面臨重大改革,機械化成為耕作的必然結果[7]。隨著蘇聯電氣化規劃的完成,中國開始了電氣化革命,并陸續開始了水利化改革[8]20世紀60年代初,中國開始對農業現代化進行研究,就中國的經濟、技術和生產條件對實現農業現代化的途徑,與工業發展關系及改革的重點進行了討論[9]。劉恩釗和林兆木認為農業集體化是農業現代化的基礎[10]ZhangSong認為中國不應該走農業集體化的道路[11];蔣和平和崔凱認為農業科技是促進農業現代化的必要條件[12];薛亮針對土地問題提出中國農業現代化應該體現在農業規模上,更好地提高規模效益[13]。隨著中國現代農業的發展,不少學者的視角轉向對農業現代化發展的水平研究上。夏春萍和劉文清研究表明工業化、信息化和城鎮化的發展能夠帶動農業現代化發展[14];廖亞斌和屈孝初、辛嶺和蔣和平通過構建農業現代化指標體系對其發展水平進行評價[1516];姜會明等采用因子分析法對中國不同省份的現代農業發展水平進行比較,并提出了針對性的建議[17]

農業是加拿大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其早在20世紀40年代基本實現了農業機械化,60年代已步入農業現代化[18]2004年加拿大農業生產總值占國內生產總值的12%,出口額達到240億美元,近10年來,農業綜合企業成為農業發展的主體[19]。據加拿大新聞報道,加拿大農業在很大程度上采用了工業方法,且法規體系較為完善,重視農業科技和教育的投入,政府投入較多的資金用于農業發展,并在過去的100年推行了多個針對農業保險和農業信貸項目的農業政策,保障了農業現代化發展。

中國與加拿大都是農業大國,擁有較大的國土面積和歷史悠久的農業文化。對于中國來說,加拿大也是重要的農業合作國。加拿大地處北美洲,擁有豐富的農業資源和自然資源,耕地面積廣闊,人口較少,農業生產力較為發達,農產品出口量占全球比例較高,這些條件促進了加拿大現代農業的快速發展。相比而言,中國人口眾多,耕地質量差異較大,地形相對復雜,在現代農業發展中尚存在許多問題。鑒于此,本文對比分析了中國與加拿大現代農業發展的生態農業、規模農業和科技農業,針對中國農業現代化發展的實際情況,借鑒加拿大現代農業發展經驗,提出中國現代農業發展的對策建議。

2研究區概況

中國地處亞洲東部,其長江和黃河流域是世界農業文明的發源地之一。中國總耕地面積約1.22hm2,但人均耕地面積僅約0.1hm2,占世界人均耕地的33.3%左右。目前,約1/2的勞動人口需要依靠農業解決就業,因此農業對中國來說具有重要地位,現代化農業的快速發展直接影響著中國經濟的發展。

加拿大是北美洲的農業大國,處于北溫帶,氣候差異較大,國土面積約998.47km2,其農業用地面積約58707hm2,耕地面積約6800hm2,人均耕地面積約1.8hm2,是中國人均耕地面積的18倍,農產品出口量居世界第三。加拿大地勢從東到西逐漸升高,東部為丘陵地區,西部為山區,自然資源比較豐富,適合發展農業。加拿大的農業發展重視對先進科技的應用,其機械化水平和科技化水平都比較高,生產力水平也較高,是全球農業高度發達的國家之一。

3中加農業現代化發展差異比較

3.1加拿大農業現代化發展現狀

農業發展在加拿大經濟發展中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第二次世界大戰后,加拿大從純農業國發展為世界經濟發達國家,但農業仍是備受重視的產業之一。加拿大農業現代化水平主要通過生態農業、規模農業、科技農業和經濟發展來體現,農業現代化發展離不開社會服務體系的支撐、政府的資金投入和政策的支持。

在生態農業建設方面,加拿大具有優越的自然條件,其糧食主產區土壤中有機質含量約占8%,為農業高產出提供了物質基礎。為了實現耕地的可持續利用,加拿大在20世紀50年代開始推行耕地保護性技術,在80年代得以大面積推廣,該技術包括免耕、雜草病蟲害的控制和土壤深松等核心技術。隨著保護性技術的推廣,保護性耕地面積逐漸增加,以艾伯塔省和薩斯喀徹溫省為例,保護耕地面積已達70%[20]。為了促進生態農業的快速發展,加拿大政府制定了相關的法律法規,并制定了相應的政策體系適應生態農業的發展。20世紀30年代制定了《草原農場復興法》以改善草原質量,80年代后期制定了《環境保護法》以控制農藥和化肥的使用量[21]2008年加拿大政府制定了“未來增長的政策框架”,隨后成立了農業環境保護機構。為了提高生態農業土地利用效益,加拿大政府構建了農業用地補償機制,該機制更加注重農場主的收入情況、農民收入、耕地的可持續利用以及區域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在形式上主要通過激勵考核,以改善生產條件為目的。該補償規劃的區域主要集中在加拿大南部地區和與美國接壤的地帶,其貫徹實施為加拿大生態農業發展提供了經濟保障。在生態農業發展政策上,加拿大政府提出少用或不用化肥和農藥,提倡有機肥和生物防治。目前,加拿大95%的溫室大棚已采用生物防治,而5%采用生物農藥進行防治。此外,為加強對農藥和化肥使用的管理,加拿大聯邦及各級政府明確各級責任,要求農藥的使用者必須持有相關證書和實施許可證,銷售人員必須定期進行農藥法規課程培訓,以保證農業生態環境的可持續發展[22]

在規模農業建設方面,加拿大的種植業并非塊狀耕地,而是在政府統一的規劃下因地制宜集中種植,其農業生產單元是農場。截至目前,加拿大的農場數量約為25.4萬個,其中小型農場約占83.6%,中型農場占14.2%,大型農場占2.2%,平均規模都大于300hm2。農場規模的擴大要求機械化程度的提高,所有農場基本實現了機械化生產。加拿大農場集中于南部,與美國毗鄰地帶較多。根據氣候類型將加拿大劃分為4個農業區域,其中最重要的農業區位于艾伯塔、薩斯喀徹溫和馬尼托巴3個省,即“大草原地區”,該地區占總耕地面積的80%,內部有大約2000hm2的牧場,每年生產的麥類作物達6000t;大西洋地區以種植經濟作物為主,并進行食品加工;中部地區為人口密集地帶,集都市與耕地為一體,耕地主要出產玉米、水果等,也是食品加工的主要地區;太平洋地區氣候較為濕潤,主要生產糧食、飼草、塊莖作物及油菜籽等,類似于中國的東北部地區。

在科技農業發展方面,加拿大農業部對科研機構進行改革,調整研究的方向和布局,要求根據研究領域設置研究中心。例如,針對半干旱草原進行育種和抗旱管理,根據農產品加工方向建立研究中心,提高科技資源的配置效率。在農業科技體制改革中,首先通過壓縮科研項目使人員裁減達到25%,并根據項目的重要性、發展方向、資金支持等因素對項目的可開發性進行評價,實現項目資金的有效利用。此外,加拿大政府注重對農業科技的轉化和應用,鼓勵科研單位申請專利,并盡快投入市場進行生產。例如,在作物研究領域,每年研究1520個抗性小麥新品種;通過提高水果的抗冷害能力,提高了加拿大水果的市場競爭力;開發了多種作物的生物防治方法。

3.2中國農業現代化發展現狀

20世紀80年代,中國開始探索生態農業建設,經過20多年的發展,生態農業建設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中國生態農業縣試點建設以及富民家園計劃是一項創新的計劃,為其他發展中國家提供了可借鑒的經驗。中國的生態農業不單純是生態方面的建設,而是農業生態與經濟的復合體,通過設計生態工程將農業資源、環境和經濟協調起來共同發展,包括生態旅游與生態農業共同發展的模式。例如,浙江省特色小鎮的建設,沼氣、廁所、豬舍、溫室“四位一體”的能源模式,著名的“贛州豬—沼—果模式”和“恭城模式”等。目前,全國不同類型級別的生態農業試點已超過3000個,其中包括51個國家級試點縣、100多個省級試點縣,生態農業建設示范區超過700hm2。在政策方面,中國制定了30多項環境保護和農業資源管理的法律,以及2000多項國家農業技術標準。中國生態農業發展具有先天的優勢。首先,中國山區人口較多,發展水平較低,沿襲傳統的農業生產方式,會更容易接受生態農業的生產方式;其次,中國農業人口約占總人口的67%,隨著農業機械化水平的提高,農業勞動力過剩,發展生態農業可以緩解就業壓力。盡管中國生態農業發展較快,但其發展還存在較大的問題。在發展規模上,中國生態農業的發展雖具有創新性,卻大多獨立發展,規模較小;在技術體系上,支撐生態農業的科技基礎較為薄弱;在發展方式上,中國相對于加拿大來說,對資源和環境的依賴性較大,農業污染嚴重。因此,中國的生態農業還有待進一步完善和發展。

鄧小平提出的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是中國農業改革和發展的第一個飛躍,規模農業的發展是第二個飛躍,而中國的農業發展正處于第一個飛躍與第二個飛躍的過渡階段。據統計,全國共有農業機械合作社約7萬個,其中示范社464個,注重數量與質量的并行發展,這些合作社實現了農戶個體經營向集體經濟發展的過渡,對農業現代化發展起到了促進作用。目前,中國規模農業的發展還受到一定條件的制約。從政治因素來看,中國以農業為主,農業人口占67%左右,集體經濟的發展導致農業勞動力過剩;從耕地面積來看,中國永久性耕地占8.1%左右,而加拿大僅占0.3%左右,中國耕地的可修整性很低。此外,水資源條件、社會收入差距以及戶籍政策等都是影響生態農業發展的因素。

自科教興國戰略實施以來,中國的科技農業蓬勃發展,政府逐漸加大對農業科研領域的投入,各大高校和科研院所成為農業科技發展的主要動力。中國目前正處在由粗放型向集約型轉變的過程中,國家也加大了對農業科技類研究機構的投入力度,并在各領域做出了一定的貢獻。例如,王輝教授通過標記輔助選擇育種提高了小麥品種繁育的速度,袁隆平教授培育出超級雜交稻,并得到廣泛種植。為了促進科研成果的應用,學校設置專業碩士學位,政府設置農業推廣機構10萬多個,其中專業推廣人員超過70萬人,縣級以下機構超過95%。但從整體上看,中國農業科技發展仍存在一些問題,據資料統計,國際重點學科較少,占總學科的21%左右,與發達國家相差甚遠。此外,科技成果的轉化率較低,中國科技成果轉化率僅為加拿大的50%左右。中國農業生產的勞動力主要是農民,其知識水平相對較低,技術能力有限,因此,中國農業生產效率與加拿大相比存在較大差距。

3.3中加農業現代化發展水平的綜合比較

為了定量分析中國與加拿大農業現代化發展水平的差異,對中國與加拿大農業發展水平進行綜合比較,參考辛玲和蔣和平[16]研究現代農業的指標體系以及學術界對現代農業建立的幾條標準,要求科技對農業貢獻率大于80%,農產品商品率大于95%,農業投入占總產值的比例高于40%,農業勞動力比重小于20%。根據以上標準,本文以農業現代化發展水平為研究目標,從農業生產體系、生態發展體系和政策支撐體系3個維度展開分析,指標層涵蓋生態農業、規模農業和科技農業3個方面,共13個現代農業化發展指標。各指標的數據以2016年為主,所有數據來源于2016年中國統計數據、加拿大官方網站(https//www.statcan.gc.ca/eng/start)以及OECD的統計數據(http//www.oecdchina.org)。其中,綜合機械化水平用主要作物的綜合機械化程度表示;農業勞動生產率用人均GDP進行衡量;農產品商品率即出售的糧食數量與總產量比值,用中國各地糧食商品化程度的平均值表示。中國其他數據以統計數據為準,加拿大數據參考官網統計數據和現代化國家標準,各指標的詳細數據見表1

通過表1可知,從整體上來看,中國現代化農業發展處于相對落后的情況,農業勞動生產率水平以及機械化、信息化和科技化程度相對較低,農業政策支撐力度相對較弱,尤其是農業保險深度和科研投資強度指標相差很大,建議政府完善農業相關政策,為現代農業發展提供政策上的保障。但是,中國具有發展現代農業的優勢,耕地面積廣闊,中國耕地面積為12200hm2,而加拿大耕地面積僅為6800hm2;此外,中國農業勞動力十分充足,有利于發展多種模式相結合的生態農業。


1 2016年中加農業現代化發展水平比較



4中國現代農業發展緩慢的原因

4.1農業資源緊張

農業人口比例大、耕地面積不足是中國的基本國情。然而,隨著經濟的發展,農業用地面積逐漸減少,耕地面積更加緊張。據數據顯示,1996年中國耕地面積約1.3hm2,而2016年統計為1.2hm2,下降了0.1hm2。此外,耕地面積分布不均衡,其中38%的耕地資源分布在長江流域,而62%則分布于水資源相對匱乏的淮河流域及以北地區。需要注意的是,由于生態環境逐漸惡化,土壤退化嚴重,耕地難以得到休整,化肥和農藥的施用使水污染加劇,中國農業現代化發展面臨著資源和環境的雙重壓力。

4.2農業發展基礎薄弱

中國現代農業發展緩慢,除資源因素外,自身基礎薄弱是制約整體現代農業發展的關鍵因素之一。首先,農業的產業化水平較低。中國相對于農業發達國家,農業產業鏈不夠完善,農產品加工程度較低,而且龍頭企業發展程度與發達國家還存在一定的差距,企業與農民利益關系較遠,農業專業合作社的建設還處于初步發展階段。其次,農民整體素質有待提高。農民是國家農業進步的動力。據統計,中國農業勞動力中初中文化水平者占50%,小學文化水平者占37%,勞動者的文化水平會限制勞動者思維的發散,影響現代農業發展進程。第三,農業基礎設施和機械化水平限制了農業勞動生產效率的提高。從表1可知,相對于加拿大的現代農業發展水平,中國農業科研投資較低,基礎建設較為薄弱,機械化和信息化程度都有待提高,這些都是影響農業現代化發展的關鍵因素。

4.3農業科技化程度較低,科技利用率不高

中國科技創新能力有待提高,科技轉化程度相對于發達國家來說較低,對農業貢獻率也不高,不能滿足農業現代化發展對科技的需求。從科技利用率來看,中國農業科技的推廣率和普及率都較低,而且不同專業科技水平的差距較大,發展不平衡。此外,農業科技投入有待提高,儲備不足,每年取得重大研發成就的項目很少。這些問題說明中國現代農業的發展面臨著農業科技方面的巨大挑戰。從農業現代化發展的需求來看,中國發展現代農業必須依靠農業科技,堅持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的理念,盡快轉變生產方式,提高農業資源的利用率,充分發揮農業科技在農業生產中的作用。

5加拿大現代農業發展經驗對中國的啟示

5.1擴大農業規模經營,健全土地流轉體系

中國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保障了農民使用土地的權益,提高了農民的生產積極性。但是該制度并未擴大耕地的經營規模,而是導致分家分戶小塊種植。相比于加拿大農場經營模式,中國面臨著巨大的壓力,中國農業人口較多,且農業就業人口比重較大,導致耕地規模很小。為了適應區域化生產需求,建議根據新的土地管理條例,逐步實現耕地規模擴大化經營。可以采用土地流轉、入股、置換、外租等方式擴大農戶的耕地面積,并定期對農民進行知識普及,推廣先進農業技術,培養懂技術、通經驗的農民,為現代農業發展儲備技術人才。

5.2完善農業產業體系,延長產業鏈

發展現代農業的關鍵一環是建立完整的農業產業鏈。首先要打破傳統觀念的約束,樹立產銷一體化的觀念,形成生產—加工—銷售—服務一線化的發展,生態與價值并存的農業產業鏈。首先,根據人均消費水平和產生的多樣化需求,生產出適應需求的不同物質產品,促進種植業、養殖業和特色產業的快速發展。其次,發展農業龍頭企業,生產具有競爭力和高科技含量的農產品,并發揮帶頭作用和品牌優勢,形成一定的規模,帶動當地農業經濟的發展,提供更多的就業崗位,緩解富余的勞動力壓力,成為國家的骨干企業。在加拿大,農產品加工業是經濟發展的主要組成部分,而中國農產品加工業相對薄弱。因此,應積極推行企業農戶、產銷加工、農貿合一等多種農業發展模式,完善企業和農戶的經濟權益保護機制,提高中國農產品加工業對經濟發展的貢獻程度。

5.3加強農業基礎設施建設和政策支撐

農業基礎設施建設是發展現代農業的基礎。加拿大政府對農業固定資產投資占國內總投資的2.23%,而中國政府對農業的投資力度僅為加拿大的1/2左右。借鑒加拿大發展現代農業的經驗,中國應對農業投入大力資金用于基礎建設,支持農田水利建設;鼓勵農民因地制宜發展休閑農業和生態農業,加快對節水設施的改造,提倡滴灌和噴灌技術;將農民生產問題對接科研人員,確保研發的目的性和針對性。此外,還應加強對農業信息平臺的建設,提高對農業信息的利用率,學會利用信息資源解決農業問題。在政策支撐上,應加大對農業生產的補貼,完善農業保險的保障機制;必須提高農業科研投資的強度,重視科技發展,完善管理制度;對農業貸款的經營者提供適當的優惠政策和補貼,保障農民收入,推動中國農業現代化發展。


參考文獻:

[1]趙天宇,韓佳秀,王佳弛.現代農業化技術在農業種植中的應用[J].南方農機,20164710):64.

[2]雷紅梅,牟子平,吳文良.農業結構類型、資源效率及可持續發展的技術對策[J].世界農業,20048):16-19.

[3]虞小曼,虞龍.中美加農業現代化對比研究[J].世界農業,201711):65-68.

[4]曹陽.中國土地規模經營對農產品出口競爭力的影響研究[D].南昌:江西財經大學,2015.

[5]李治.企業家與諾斯的制度變遷理論[J].生產力研究,201010):20-22.

[6]王勝利.關中區域現代化研究[D].楊凌:西北農林科技大學,2004.

[7]康九齡.試論我國農業耕作制度的革命及其歷史意義[J].吉林大學人文科學學報,19584):31-38.

[8]佚名.發動群眾大造水泥為實現農業水利化而奮斗[J].建筑材料工業,19602):8 12.

[9]中杰.關于我國農業現代化問題的討論[J].經濟研究,196312):73-78.

[10]劉恩釗,林兆木.試論農業集體化與農業現代化的關系[J].教學與研究,19641):31-36.

[11]ZHANG J X,SONG J Y.Comparison on agricultural collectiviz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Soviet Union[J].Economic Survey20032):59-61.

[12]蔣和平,崔凱.推進中國現代農業的建設與農業技術的選擇[J].農業現代化研究,2009304):391-395.

[13]薛亮.從農業規模經營看中國特色農業現代化道路[J].農業經濟問題,2008296):4-9.

[14]夏春萍,劉文清.農業現代化與城鎮化、工業化協調發展關系的實證研究——基于VAR模型的計量分析[J].農業技術經濟,20125):79-85.

[15]廖亞斌,屈孝初.農業現代化評價指標體系的實證研究——以湖南省為例[J].科學與財富,201111):278-279.

[16]辛嶺,蔣和平.我國農業現代化發展水平評價指標體系的構建和測算[J].農業現代化研究,2010316):646-650.

[17]姜會明,王振華,閆爽.“三化”統籌下的吉林省農業現代化影響因素分析[J].稅務與經濟,20123):104-107.

[18]杭東.加拿大現代農業的主要特點[J].北京農業,201116):44.

[19]HIRANANDANI V.Sustainable agriculture in Canada and Cuba:a comparison[J].Environment Development & Sustainability2010125):763-775.

[20]羅超烈,曾福生.農業與生態環境協調發展:加拿大經驗及啟示[J].世界農業,20156):28-31.

[21]張進.加拿大保護性耕作農業[J].當代農機,20082):26-28.

[22]孫艷萍,曲甍甍,嵇莉莉.加拿大農藥經營與使用許可管理制度[J].農藥科學與管理,20143511):26-28.

    组六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