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農村研究 > 農村經濟

全球價值鏈助推農業產業升級的創新路徑研究——基于湄潭縣茶產業扶貧項目的案例分析

作者:茹 玉 肖慶文 都 靜  責任編輯:于佳佳  信息來源:《農業經濟問題》2019年第4期  發布時間:2019-06-04  瀏覽次數: 292

【摘 要】產業興旺是農村地區脫貧致富的重要途徑,但大規模產業扶持引發的同質競爭、產能過剩、產品附加值低等問題不容忽視。如何創新發展模式促進農業產業升級進而提升競爭力尤為重要。全球化趨勢日益加深,國際分工優勢凸顯,農業產業能否突破區域性技術約束和市場瓶頸、通過全球價值鏈實現加速升級值得討論。本文以湄潭茶產業為例,從理論層面分析融入全球價值鏈對農業產業升級的作用機制,總結實踐做法和經驗,并探討融入全球價值鏈的可行路徑。研究發現,國際標準定位、政府重視、跨國公司帶動、良好營商環境有助于農業產業融入全球價值鏈,今后,農業企業在國際認證、技術創新、人才培養、品牌建設上要加大投入,政府要發揮好引導和服務作用。

【關鍵詞】全球價值鏈;農業產業升級;模式和路徑;跨國公司;可持續


一、引言

培育優勢產業是促進農村地區可持續脫貧的重要保障。改革開放以來,脫貧攻堅一直是黨中央關注的重點,易地搬遷、就業幫扶、科技扶貧、產業扶貧、金融扶貧等各項舉措在全國各地相繼落實,并取得了極大進展(黃承偉,2016;彭春凝,2016;白描,2018;張彬斌,2013;許慶等,2016;陳平路等,2016)。而這其中,基于地區資源稟賦、開發特色優勢產業被認為是脫貧致富方式中效率較高、“造血”能力較強、輻射帶動范圍較廣的一項途徑,也日漸成為脫貧攻堅的主要方向(Ravallion等,2007;鄧維杰,2014;劉建生等,2017;張琦等,2016)。

產業幫扶在促進地區經濟增長、提高農民收入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但是部分地區同質競爭、產能過剩、供需不匹配、產品附加值低、產業競爭力難以維系等問題逐漸凸顯(陳聰等,2017;汪三貴等,2015Park等,2010)。在同一個貧困地區,資源稟賦大致類似,貧困群體全局性規劃能力欠缺、市場信息滯后,因而政府的產業扶持政策一經推出,很多農戶就盲目擴大生產,同一地區產品同質化現象較嚴重。例如蔬菜種植,據統計,目前全國蔬菜種植面積比10年前增長32%,由于供過于求,大部分蔬菜價格持續低迷,菜價暴跌,菜農損失慘重。貧困農戶家庭本就經濟基礎薄弱、抗風險能力較差,產品滯銷、生產成本無力回收,大量脫貧群眾不得不重返貧困。還有,某一年辣椒價格高,第二年整村甚至整縣全種辣椒,桃子價格高,又全種桃子,大量優質的生鮮產品短期內無法及時出售,政府沒有市場渠道,只能任其白白爛掉,最后扶貧效果大打折扣1。如何破解產業扶貧中出現的無序生產、同質競爭、產能過剩、價賤傷農問題,如何創新產業升級2模式進而提升農產品附加值和競爭力,是值得深入思考和討論的,這對于實現2020年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做好精準扶貧與鄉村振興的戰略銜接乃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意義重大。

全球一體化或為農業產業傳統的發展模式提供一種創新思路。近年來,全球化趨勢日益加深,國際貿易活動大幅擴張,按照比較優勢跨地區分工合作,從投入品采購、生產加工到產品營銷、物流、售后服務的全產業鏈過程嵌入到全球網絡,將區域化的產業鏈融入到全球價值鏈中的發展模式,已經成為發達國家和新興經濟體實現經濟增長的主要推動力(Dollar等,2017)。融入全球價值鏈為地方產業充分發揮自身優勢實現專業化生產、更快融入全球市場、更多就業和學習機會提供了穩定可靠的保障(UNCTAD2013)。既然如此,那么對于現階段農業產業扶持中所面臨的種種矛盾,能否通過融入全球價值鏈的方式得到解決,通過何種渠道才能融入到全球價值鏈中,這些問題的研究對于加快貧困地區的農業產業升級、促進農民穩定增收有著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

基于此,本文以貴州省湄潭縣茶產業扶貧項目為例,主要揭示融入全球價值鏈促進農業產業升級的創新模式和可行路徑,為全球化框架下提升農村地區可持續發展的內生動力和競爭力提供政策支撐。

二、全球價值鏈及其對農業產業升級的影響機理

根據聯合國工發組織(UNIDO)的定義,全球價值鏈是指在全球范圍內為實現商品或服務價值而連接生產、銷售、回收處理等過程的全球性跨企業網絡組織,涉及原料采購、生產、加工、銷售直至最終消費的全過程。相比傳統的產業鏈模式,全球價值鏈主要強調的是以全球市場為載體,各國企業按比較優勢從事專業化分工合作的過程,在獲取市場信息、確定產品價格、供產銷等各環節更依賴于國際市場,鏈條上的各參與主體共享全球化收益,同時共同承擔全球化背景下更大的貿易風險、金融風險及其放大的傳導效應。不同于農業傳統的產業鏈模式,全球化農業價值鏈擁有更大的市場空間,參與更大范圍的國際競爭,在全產業鏈各環節的管理體系和質量控制上更加標準化、規范化,這就要求參與的農業企業必須加強技術創新、人才培育和品牌建設,不斷學習價值鏈上主導企業的生產技術和管理技能,從價值鏈低端到高端逐步推進,進而在全球競爭中保持永久的生命力。有關農業傳統產業鏈和全球價值鏈的更詳細的差別詳見表1

農業產業能否融入到全球價值鏈中?這與當地的經濟社會環境、地方的資源稟賦、政府動員能力有很大關系(Neilson等,2014Pimpa2017Stoian等,2012Nwagbara等,2015)。一般而言,更低的運輸成本、更廉價的勞動力成本、更低的融資成本、更高的經濟發展水平和更好的創新水平,更有利于企業融入全球價值鏈(Dollar等,2017)。過于落后的地區,由于投資風險、市場風險存在很大隱患,一般大型公司參與意愿較低,憑借地方企業自身嵌入全球價值鏈難度較大(Lodge等,2006)。

融入全球價值鏈的農業產業如何實現升級?如何有效緩解傳統模式中出現的過剩產能、低附加值、低競爭力等問題?這主要源于四個方面的作用:第一,將農業產業融入到全球價值鏈中能夠創造更加有利的市場格局,加快市場流通速度,更大范圍消化過剩產能,降低價格波動風險,減少交易成本,尤其對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的低收入群體,效果更明顯(Boffa等,2016Taglioni等,2016Bernard等,1999Bolwig等,2009Warning等,2002Little等,1994);第二,產品進入全球化市場、融入全球價值鏈的網絡,往往需要滿足更加嚴格的國際標準,這就倒逼產品質量不斷提升,產品更加精細化、復雜化、多樣化,產品同質化現象逐步減少,產品競爭力逐步提升(Dollar等,2017);第三,產業價值鏈從區域到全球,能夠為落后地區提供更多的學習和就業機會,勞動力的生產技能和管理能力不斷提升,生產效率大大提高,另外,在產品出口過程中也可以學習更多的市場經驗,在全球化框架下把握消費者需求,據此不斷改進創新,提高市場競爭力(Pietrobelli等,2010Kawakami等,2012);第四,在跨國公司的帶動下,融入全球價值鏈也有助于產業鏈的延伸,通過與跨國公司的合作,將其先進的生產加工技術以及現代化的產業管理體系與傳統的農業生產有機對接,促進傳統農業產業升級,提高農業產業化經營水平,從根本上幫助農村地區實現高質量可持續發展。


1農業傳統產業鏈和全球價值鏈的比較



資料來源:參考Vicol等(2018)、Lee等(2012)、劉仕國等(2015)、吳海英(2016)、藍慶新(2005)、卓越等(2008)的相關研究整理分析而得

從邏輯上可以推斷,全球化的農業價值鏈能夠有效推進農業產業升級。然而,在實踐中,農業產業究竟如何融入全球價值鏈中還不得而知,各個環節的參與主體在全球價值鏈中需要如何發揮協同作用還需要進一步考量。為此,筆者對貴州省湄潭縣進行了實地考察,分別與湄潭縣及所屬遵義市的政府領導、跨國公司、供應商、部分茶企和合作社、以及農戶代表開展訪談,深入了解了跨國公司參與當地茶產業扶貧項目的背景、運行模式、參與主體分工、成效及風險等,接下來將對此做詳細闡述。在此基礎上,分析這一模式的成效和經驗啟示,探索農業產業融入全球價值鏈的可行路徑,并提出政策建議,為農業產業不斷升級和可持續發展提供一定的參考依據。

三、農業產業融入全球價值鏈的實踐做法——以湄潭縣為例

(一)湄潭縣概況3

湄潭縣位于貴州北部,被譽為“黔北小江南”,是全國著名的農村改革試驗區,是貴州茶業第一縣、全國第二產茶大縣。湄潭是典型的內陸山區農業縣,截至2017年底,全縣總人口49.56萬人,其中農業人口45.45萬人,占91.7%。全縣轄12個鎮133個村(居、社區),其中含5個貧困鎮64個貧困村。早在上世紀40年代,湄潭縣交通、水利等基礎設施薄弱、生產技術落后,農民生活極其貧苦,2011年,湄潭縣被認定為武陵山片區區域發展與扶貧攻堅重點縣之一。多年來,湄潭縣充分利用低緯度、高海拔、寡日照、多云霧、無污染的自然優勢,大力發展茶葉生產、興建茶產業園區、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并依托茶產業開發生態旅游帶促進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利用物聯網技術和眾籌平臺打造共享茶莊園滿足個性化需求,鼓勵社會化服務公司以托管形式幫扶無勞動能力群體管理茶園,多措并舉,因戶失策,不僅消化吸收了農村剩余勞動力,而且吸引大量外出務工人員返鄉就業創業,極大促進了當地經濟增長和農民收入提高。



1融入全球價值鏈對農業產業升級的影響機理


截至2017年底,全縣茶園面積達60萬畝,投產茶園56萬畝,茶葉年產量6.16萬噸,年綜合產值102.7億元,全縣注冊茶企業達390家,其中年產值500萬元以上的企業350家(國家級龍頭企業4家),成立茶葉專業合作社76家,涉及茶園面積25.6萬畝。2017年,茶產品出口額1658萬美元,占全省茶葉出口總額的23%。全縣實現地區生產總值104.64億元,同比增長12%;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29536元,同比增長8.1%;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12137元,同比增長9.8%;全縣小康社會實現程度達96.2%。截至2017年底,茶園生產已實現貧困村全覆蓋,貧困人口從2006年的72800人減少到7741人,貧困發生率從16.45%下降到1.79%20182月,湄潭縣經上級審核批準已經正式退出貧困縣行列。

湄潭縣依托茶產業,10年間6萬余農民實現脫貧致富,在農村發展的經濟效益、生態效益、社會效益等多方面都取得了積極成效,但傳統的產業扶貧模式中普遍存在的產能過剩、產品附加值低、品牌知名度不夠、市場空間受限等問題仍無法避免,由于缺少現代化龍頭企業的帶動,小規模農業企業在技術創新和人才培育方面也很難突破,單產低、原料使用率低、機采率低、安全監管難等問題制約了湄潭茶業的進一步發展。針對這些問題,湄潭縣政府積極努力,不斷探索茶葉品牌打造和市場拓展的新出路。2016年,世界上最大的茶葉產品生產商,聯合利華公司(屬于跨國公司,以下簡稱“聯合利華”),與湄潭縣正式建立了合作關系,將湄潭茶業引入全球價值鏈網絡,力求在全球化背景下實現更優質的生產、更大范圍的市場競爭和更高的產品價值,為湄潭茶產業的持久繁榮、茶農生計的持續改善提供保障。

(二)聯合利華帶動湄潭茶園融入全球價值鏈的模式創新

2016年,聯合利華與遵義市政府簽署合作協議,在轄區內的湄潭縣開展可持續茶園項目。在遵義市各級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聯合利華與湄潭縣共同打造了“跨國公司 供應商 當地茶企(合作社) 基地 農戶”的全球價值鏈產業經營模式(見圖2):聯合利華根據全球化市場的需求及國際廣泛認可的產品標準制定相應的采購計劃,委托供應商尋找當地具有一定產業規模的、有意向開展“雨林聯盟”4認證的茶企(或合作社)進行合作,茶企(或合作社)組織小規模農戶在基地統一集中生產并提供相關技術服務,實行“五統一”(統一供苗、統一配藥、統一供肥、統防統治、統一收購茶青)管理機制,對于無力負擔前期生產資料投入的特殊貧困戶,由企業或合作社給予部分或全部資金墊支,待其茶青獲益后予以償還。到期后茶企(或合作社)組織統一驗收,對農戶生產的符合標準的茶青全部收購,提供給供應商進行原葉質量的集中審核,審核通過后供應商對原葉全部收購,交給聯合利華進行加工生產,最終聯合利華將產品放在全球化市場參與競爭,并負責產品營銷、物流及售后服務。



2跨國公司帶動湄潭茶園融入全球價值鏈的運營模式


實踐中,聯合利華在幫扶湄潭縣生產優質茶葉、推動茶產業升級、改善農民生計等方面,采取的具體舉措如下:

1.國際標準認證可持續茶園。

聯合利華的茶葉原料來自全球各國,為了保證全球產品的一致性,在原料采購的質量把控上采用非常嚴格的標準,從2015年起,聯合利華所有茶葉原料必須采購經國際“雨林聯盟”認證的可持續茶園。為此,聯合利華一方面幫助湄潭建設可持續示范茶業園區,另一方面與當地部分茶企合作,在政府的引導和支持下,開展“雨林聯盟”認證工作。經認證的茶葉既達到了出口標準,除聯合利華批量采購外,也能更廣泛地吸引國際市場認可并采購湄潭茶葉。截至201810月,聯合利華已經與當地8家茶企開展合作,涉及茶園面積達1.6萬畝,預計2020年將實現10萬畝的認證目標。

2.開發茶葉新產品提高原料利用率。

過去,湄潭縣一直以生產名優茶為主,僅僅采摘茶樹的單芽、一芽一葉或一芽二葉,而聯合利華開發的袋泡茶充分利用了茶樹的一芽三葉、四葉、五葉,極大地擴展了茶樹的用途和價值,提高了原料使用率。另外,聯合利華有效利用當地豐富的茶葉和植物資源,運用精深加工技術,開發了牙膏、毛蕊花糖苷等高附加值產品,變廢為寶,為農戶增收提供了更多可能。

3.品牌合作提升知名度。

聯合利華擁有立頓等全球知名茶葉品牌,而貴州擁有“遵義紅”等公用品牌,但是由于品牌影響力不足,湄潭70%以上的茶葉均以原料茶而非自主品牌上市,限制了茶葉更大范圍的流通,制約了湄潭茶葉產值的持續提升。為此,聯合利華憑借自身的品牌優勢為湄潭開創了“立頓·遵義紅”、“立頓·遵義綠”,凡是經過“雨林聯盟”認證并且符合標準的茶葉,制成袋泡茶,均可以此冠名進入市場,以大品牌帶動小品牌,極大地提升了當地茶葉品牌的知名度。

4.培育高素質管理人才和技術骨干。

聯合利華一直致力于打造規范化、現代化、符合國際標準的質量管理體系,因而非常注重人力資本的培育。一方面,聯合利華派遣專業技術人員為當地茶企提供加工技術和質量管理培訓;另一方面,聯合利華也組織當地的茶企高管和技術骨干赴其生產基地和研發中心實地考察培訓,通過多種途徑不斷提升當地茶企的管理能力和技術水平,進而提高湄潭茶業的核心競爭力。

5.拓展全球化市場。

聯合利華與湄潭縣的合作為湄潭茶業贏得了更廣泛的市場機會,不僅幫扶湄潭拓寬國際市場,在國內也為湄潭茶葉爭取了更大的市場空間。聯合利華中華區總部和其研發基地都位于上海,上海又是湄潭縣對口幫扶的城市,上海政府專門建設了茶城和茶葉批發市場專供湄潭茶葉展銷,上海擁有更好的營商環境、更國際化的發展視野、更大的消費市場和更便利的貿易條件,為湄潭茶葉市場推廣和品牌宣傳提供了便利。此外,上海政府的公務用茶、酒店用茶等也都源自湄潭,切實提高了湄潭茶葉的市場份額。

作為一家世界500強的跨國公司,聯合利華擁有更廣的國際市場、更先進的生產技術、更知名的品牌優勢和更現代化的管理理念,在全球市場范圍內定位產品需求和采購意向,采用國際化的產品質量標準嚴控原料采購,建立嚴格的質量管控體系,加強管理人才和技術骨干的培育力度,放眼于全球市場參與競爭,從生產、加工到營銷,將湄潭縣的茶產業全產業鏈條融入到全球價值鏈中。這種模式一定程度上彌補了區域性的市場約束和技術瓶頸,有效緩解過剩產能和質量監管難題,為當地茶業找到產業升級、走向國際化的道路,聯合利華也找到優質的原料基地,實現“共贏”,推動可持續發展。

四、農業產業融入全球價值鏈的可行路徑探析

聯合利華推動湄潭茶產業扶貧項目融入全球價值鏈的發展模式,在資源要素的高效利用、品牌影響力提升、市場競爭力增強、產業升級加快、農民穩定增收等方面發揮了非常積極的作用,這也為其他地區的茶產業以及其他農業產業融入全球價值鏈的發展路徑提供了值得借鑒的經驗啟示:

國際標準認證是決定農業產業能否融入全球價值鏈的關鍵。達到國際標準才能有效推動我國農業“走出去”。我國農產品通常申請的認證是無公害認證、綠色食品認證和有機認證,這三者主要強調產品生產過程安全無污染5,市面上農產品多為前兩者,有機食品不僅生產環節質量管理要求嚴格,而且需要專業人才實時監督檢測,因而市場銷售價格較高,目前市場認可度還比較受限。相比國內的標準認證,雨林聯盟認證在國際市場擁有更大的市場認可度和影響力,這項認證更強調農業生產和生態環境的和諧共生,在計劃與管理體系、生物多樣性保護、自然資源保護、改善生計和人類福祉等方面都提出了明確的要求,不僅關注產品自身,更加注重管理體系、生態保護和人居環境,多層面確保產品安全和生態可持續,而且這項認證分為ABC三個等級,認證過程更加彈性化,為不同發展階段的農業企業參與國際市場贏得了更多機會。除了雨林聯盟認證,歐洲有機認證、美國有機認證在國際市場也享有較高威望,這些標準也是跨國公司在農產品原料采購上的門檻要求,想要融入全球價值鏈,積極參與這些國際標準認證很重要。

政府重視是推動農業產業融入全球價值鏈的核心保障。政府強烈的幫扶意愿、貫徹落實的決心以及積極的行動力對制定并實施產業扶持政策、盤活農村資產資源、完善基礎設施建設、創新經營管理模式、培育人力資本、帶動農戶生產發展等發揮了根本性、決定性的作用,為優化整個社會的產業布局、提升市場營商環境、提高社會整體競爭力打下了堅實基礎。在湄潭項目上,上海市政府在雨林聯盟認證和市場推廣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貴州省、遵義市、湄潭縣三級政府也高度重視,湄潭縣成立由副縣長牽頭,縣扶貧辦、縣投促局、縣茶產辦、鎮茶產辦等多部門聯合參與的專項管理小組,整合資金優先支持本項目發展,完善基礎設施建設、引導農戶土地流轉、維護良好的市場營商環境,并在可持續茶園認證、新茶園建設、土地流轉、“五統一”方面給予茶企大量的資金補貼,針對開辦實體店、產品自主創新、產品出口、開展人才培訓的企業實施獎補政策,對茶產業生產過程的流動資金提供貼息貸款。據統計,湄潭縣每年安排約1/4的財政收入用于支持當地茶產業發展。

跨國公司是帶動區域性農業產業融入全球價值鏈的主導力量。已有研究顯示,跨國公司是聯結全球生產網絡的主要動力(Dollar等,2017),是幫助企業實現最高生產率的戰略合作選擇(Antras等,2004)。跨國公司擁有強大的資金、技術、人才、管理和市場優勢,也具有更加成熟的商業運營體系,通過技術流動、知識擴散、人才交流、市場開拓等,極大地彌補農村地區生產發展的短板,為貧困地區帶來更多的財富、能量和機會,以及高效率、可持續發展的動力。

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環境是影響農業產業融入全球價值鏈的一項重要因素。地理位置、經濟結構、資源稟賦和人力資本等經濟社會發展環境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一個地區的農業產業能否融入到全球價值鏈中。在聯合利華入駐以前,湄潭縣就已經具備相對完整的區域化產業鏈,當地的茶企數量較多、茶園初具規模,已經形成良好的市場競爭環境,龍頭企業、合作社等新型經營主體在技術創新、產品研發、融資機會、風險規避、農戶帶動等方面也已經積累了一定經驗,這些基礎環境極大地促進了聯合利華與湄潭縣的順利合作。

五、結論及建議

產業幫扶是培育地方特色產業、實現農村地區自我發展的有效手段,但是在實踐中常常出現產能過剩、品牌影響力不足、產品附加值低、市場空間受限等問題,嚴重制約了貧困落后地區的經濟發展和整體進步。為此,本文以湄潭茶產業扶貧項目為例,試圖在全球化背景下,探索出跨國公司推動農業產業融入全球價值鏈進而促進農業產業升級的可行路徑,為提升產品附加值和競爭力實現農村地區可持續發展提供一定參考。

在案例中,聯合利華與湄潭縣構建了“跨國公司 供應商 當地茶企(合作社) 基地 農戶”利益聯結機制,在全球化框架下把握市場需求、制定產品標準、管控產品質量、加強人才培養、參與市場競爭,推動湄潭茶產業融入全球價值鏈生產網絡。通過國際標準認證可持續茶園、開發茶葉新產品、加強品牌合作、培育高素質管理人才和技術骨干、拓展全球化市場等多項舉措,在更大的市場范圍內按需安排生產,有效消化過剩產能,提高茶葉利用率和生產效率,進而提升產品附加值和競爭力,為當地茶產業升級和持久發展以及農民可持續增收做出了巨大貢獻。

結合理論分析和案例經驗,農業產業想要融入全球價值鏈促進產業升級,必須從四個方面加以突破:一是達到國際認證標準,二是有力的政府引導,三是與當地產業匹配、優勢互補的跨國公司帶動,四是營造良好的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環境。對此,本文建議:一方面,要提升當地企業國際化的發展思路,以國際標準嚴格把控產品質量、改進硬件設施、加強技術創新和人才培養,并積極參與國際化標準認證,才能真正邁入國際市場。另一方面,要加強政府的引導和服務作用,優化產業扶持政策,改善當地營商環境(包括完善基礎設施建設和市場制度、提升人口素質等),吸引跨國公司與當地企業建立合作,通過技術、知識、人才、管理、市場等多方面的互動交流,推動農業產業不斷升級,進而提升當地產品的附加值和持久競爭力。

這種模式對于具有一定產業基礎、經濟社會發展環境較好的農村地區實現農業產業升級以及農民穩定增收有較強的參考價值,同時,也為相對落后的地區提供了一種值得借鑒的發展思路和努力方向。除了茶產業以外,在規模化經營的果蔬產業、中藥材產業、養殖業和畜產品加工業等都可以引入這種全球價值鏈的經營模式,充分發揮各行業跨國公司的引領和帶動作用,加強本土企業的技術創新和品牌建設,促進農業產業不斷優化升級,并逐步提升本土企業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分工地位和價值分配。目前很多大型農業企業如雙匯集團、蒙牛集團等都已經打造全球價值鏈模式,并逐漸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位置。


參考文獻:

[1].Antras, P. Helpman E..Global Sourcing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2004.Vol.112No.3552~580

[2].Bernard, A.B. Jensen J.B..Exceptional Exporter PerformanceCause Effect or Both?,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1999.Vol.47No.11~25

[3].Boffa, M. Kumritz V. Santoni G. et al..2016.Overcoming the Middle-Income Trapthe Role of GVC Integration for Climbing-up the Income Ladder University of Geneva

[4].Bolwig, S. Gibbon P. Jones S..The Economics of Smallholder Organic Contract Farming in Tropical Africa World Development2009.Vol.37No.61094~1104

[5].Dollar, D. Reis J.G.,王智.全球價值鏈發展報告(2017.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7

[6].Kawakami, M. Sturgeon T.J..The Dynamics of Local Learning in Global Value ChainsExperience from East Asia LondonPalgrave Macmillan2012

[7].Lee, J. Gereffi G. Beauvais J..Global Value Chains and Agrifood StandardsChallenges and Possibilities for Smallholders in Developing Countries.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2012.Vol.109No.3112326~12331

[8].Little, P. Watts M..Living Under Contract.Madison WIUniversity of Wisconsin Press.1994

[9].Lodge, G. Wilson C..2006.Multinatioanl Corporations and Global Poverty Reduction ChallenageVol.49No.317~25

[10].Neilson, J. Shonk F..Chained to DevelopmentLivelihoods and Global Value Chains in the Coffee-Producing Toraja Region of Indonesia Australian Geographer2014.Vol.45No.3269~288

[11].Nwagbara, U. Kamara. H.Y..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SR Leadership and Poverty Reductionthe Case of Nigeria and Sierra Leone Economic Insights-Trends and Challenages2015.Vol.IVNo.221~30

[12].Park, A. Wang S..Community-Based Development and Poverty AlleviationAn Evaluation of Chinas Poor Village Investment Program Journal of Public Economics2010.Vol.94No.9790~799

[13].Park, A. Nayyar G. Low P..Supply Chain Perspectives and IssuesA literature Review WTO Co-published with the Fung Global Institute.2013

[14].Pietrobelli, C. Rabellotti R..Global Value Chains Meet Innovation SystemsAre There Learning Opportunities for Developing CountriesWorking paper series 232IDE Chiba CityJapan.2010

[15].Pimpa, N..Responsibility for PovertySustainable Management by Mining 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s in the Mekong Countries The Journal of Developing Areas2017.Vol.51No.3335~348

[16].Ravallion, M. Chen S..China’s Uneven Progress against Poverty 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2007.No.821~42

[17].Stoian, D. Donovan J. Fisk J. et al.Value Chain Development for Rural Poverty ReductionA Reality Check and A Warning Enterprise Development and Microfinance2012.Vol.23No.154~60

[18].Taglioni D., Winkler D..2016.Making Global Value Chains Work for Development Washington DCWorld Bank

[19].UNCTAD.World Investment Report 2013-Global Values Chains:Investment and Trade for Development New York and GenevaUN.2013

[20].Vicol, M. Neilson J. Hartatri D. et al.Upgrading for WhomRelationship Coffee Value Chain Interventions and Rural Development in Indonesia World Development201826~37

[21].Warning, M. Key N..The Social Performance and Distributional Consequences of Contract FarmingAn Equilibrium Analysis of the Arachide de Bouche Programme in Senegal World Development2002.Vol.30No.2255~263

[22].白描.中國精準扶貧的實踐與思考——中國精準扶貧進展與前瞻研討會綜述.中國農村經濟,20184):140~144

[23].陳聰,程李梅.產業扶貧目標下連片貧困地區公共品有效供給研究.農業經濟問題,201710):44~51

[24].陳平路,毛家兵,李蒙.職業教育專項扶貧機制的政策效果評估——基于四省雨露計劃的調查.教育與經濟,20164):56~63

[25].鄧維杰.精準扶貧的難點、對策與路徑選擇.農村經濟,20146):78~81

[26].黃承偉.中國扶貧開發道路研究:評述與展望.中國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65):5~17

[27].藍慶新.論全球價值鏈下的電子信息產業集群升級.山西財經大學學報,20055):74~78

[28].劉建生,陳鑫,曹佳慧.產業精準扶貧作用機制研究.中國人口·資源與環境,20176):127~135

[29].劉仕國,吳海英,馬濤等.利用全球價值鏈促進產業升級.國際經濟評論,20151):64~84

[30].隆國強.全球化背景下的產業升級戰略——基于全球生產價值鏈的分析.國際貿易,20077):27~34

[31].彭春凝.當前我國農村精準扶貧的路徑選擇研究.農村經濟,20165):91~95

[32].汪三貴、郭子豪.論中國的精準扶貧.貴州社會科學,20155):147~150

[33].吳海英.全球價值鏈對產業升級的影響.中央財經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16

[34].許慶,劉進,楊青.農村民間借貸的減貧效應研究——基于健康沖擊視角的分析.中國人口科學,20163):34~42

[35].張彬斌.新時期政策扶貧:目標選擇和農民增收.經濟學(季刊),20133):959~982

[36].張輝等.全球價值鏈下北京產業升級研究.北京大學出版社,2007

[37].張琦,馮丹萌.我國減貧實踐探索及其理論創新:1978-2016.改革,20164):27~42

[38].卓越,張珉.全球價值鏈中的收益分配與“悲慘增長”.中國工業經濟,20087):131~140

注釋:

1、根據新聞報道整理而得。資料來源: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_166909.html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8lh/2018-03/15/c_1122543927.htmhttp//news.sina.com.cn/c/2017-06-21/doc-ifyhfpat5593677.shtml

2、產業升級的涵義有多種解釋,比如Park等(2013)認為是產業部門由低附加值向高附加值的推進,張輝等(2007)認為是低層次向高層次的轉換,劉仕國等(2015)認為是單位產品的價值和單位產出的增加值率由低到高,隆國強(2007)認為是特定產業內部向資本與技術密集的價值環節提升、向信息與管理密集的價值環節提升過程。考慮到農業產業的特殊屬性,為簡單起見,本研究所指的產業升級統一認為是附加值提升的過程

3、除特殊標注外,本研究所采用的數據資料均來源于調研一手數據

4、“雨林聯盟”是非營利性的全球環保組織,以優化土地等資源的高效利用、促進生態平衡、實現可持續發展為評判標準,對企業提供戰略支持和認證服務。經認證的茶葉質量可以達到歐盟在內的國際標準,為提升中國茶葉質量、擴大產品出口提供了便利

5、無公害是入市的基本條件,綠色食品認證包含A級和AA級(區別在于A級允許限量使用化肥農藥等,AA級則不得使用),有機食品認證有嚴格的質量管控體系和追蹤機制,嚴禁使用化肥農藥等

    组六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