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農村研究 > 農村文化

鄉村振興戰略背景下的鄉村文化研究

作者:胡劍南  責任編輯:網絡部  信息來源:《重慶社會科學》2019年05期  發布時間:2019-06-04  瀏覽次數: 532

【摘 要】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一次會議山東代表團審議時,就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特別是推動產業振興、人才振興、文化振興、組織振興和鄉村振興健康有序進行提出了明確要求,強調要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深入挖掘優秀傳統農耕文化蘊含的思想觀念、人文精神、道德規范,培育優秀鄉土文化人才,弘揚主旋律和社會正氣,培育文明鄉風、良好家風、淳樸民風,改善農村農民精神風貌,提高鄉村社會文明程度,煥發鄉村文明新氣象。從國家層面高度重視鄉村振興和鄉村文化傳承發展,這是中國農業、農村、農民邁向新時代的總動員,是億萬中國農民奔向小康的幸福起點,21世紀恰逢世界文化產業發展的黃金時期,文化產業方興未艾,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農業國家,農耕文明歷史悠久,鄉村文化基礎雄厚,可以為文化產業發展提供強有力的支撐和穩定的資源環境,因此,傳承、保護和發展鄉村文化,提升最基本軟實力,是助力新時代美麗中國、實現中國夢的必然舉措。

【關鍵詞】鄉村文化;文化產業;鄉村振興戰略;新時代


一、中國鄉村文化深沉厚重,是傳統文化的根脈

中國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傳統農業大國,我們的祖先自古就有善于觀測運用天時、創造發明工具、精耕細作的優秀傳統,中國是世界上最早培育水稻、大豆和茶的國家,發現并養殖和利用桑蠶制絲走出了享譽世界的古絲綢之路,創造出了燦爛的農耕文明,為人類文明做出了重要貢獻。考古發現,鄉村是農耕文明時期的最基本單元,發端于原始部落中期,經過深厚的歷史積淀和不斷總結形成了鄉村文化。因此,鄉村文化也就成為中國傳統文化的最基礎來源,從這個意義上講,中華民族傳統文化是在鄉村文化的基礎上誕生的。雖然目前學界對鄉村文化還沒有一個統一的定義,但基本的范疇已界定為農村文化、村落文化、鄉土文化。從社會學的角度看,鄉村文化是基于鄉村社會空間形成的文化系統,是以農民為主體的鄉村居民在長期的歷史進程中積累、創造的,為本地鄉村民眾共同享有并不斷發展傳承的社會文化,具體內容包括鄉村物質文化、精神文化、社會組織及制度、語言和符號[2]。進入文明社會以來,“忠厚傳家遠,詩書繼世長”的價值觀成為中國族群和個人物質、精神追求的崇高理想,繼而在漫長的歷史進程中,各地區先民們不斷積累增長物質文明,也創造發展文化財富,呈現出豐富多彩的地域性鄉村文化。從某種意義上講,鄉村文化記錄著一個地區、姓氏族群的興衰和變化,代表著一個地方的榮耀和輝煌。

(一)鄉村文化歷史悠久,源遠流長

中國最早的詩歌總集《詩經》從民俗的角度反映了各地節慶習俗、耕作習俗和婚嫁習俗,記載了從西周初年到春秋中期各地民風鄉俗,反映了古代鄉村文化的原始形成。《詩經·豳風·七月》“朋酒斯饗,日殺羔羊,躋彼公堂,稱彼兕觥,萬壽無疆”講的是過年的時候人們殺羊宰牛、飲酒跳舞、酬謝神靈保佑和祈求上天賜福的節慶習俗,這種民間信仰和文化習俗延續至今,在山東中部山區新甫山一帶,每年的農歷六月初六,各鄉農民烹羊宰牛,敬神祈福,為當地盛景,臺灣文化名人毛鑄倫先生回鄉祭祖時目睹這一盛景,感嘆傳統文化特別是鄉村文化的影響深遠,民間信仰的力量巨大。鄉村文化中婚嫁習俗的影響更深遠,先秦時期就有描述愛情的民歌《詩經·衛風·木瓜》:“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匪報也,永以為好也!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匪報也,永以為好也!”農村男女青年戀愛期間相互饋贈信物,表達彼此間的傾慕之情,同現在相互交換定情物是一個道理。這種習俗在山西、云南、廣西很多地方流行,如今已流傳演變為繡荷包、香囊或其他方式,但形式和內容上仍然保存著千年的傳統模式且相對完整。

(二)鄉村文化豐富多彩,包羅萬象

多民族和諧共處的大中國因自然客觀條件,形成了不同地域、豐富多彩的鄉村文化形態。從物質文化形態上,黃河流域的村落及建筑大多從抗風、御寒角度考慮建造,高墻大宅,氣勢恢宏,四合院是其典型的代表。山西和陜西地區的窯洞也有四周的圍墻和平正的院落,村鎮大部分以歷史典故或千年古樹、建筑、歷史遺存等冠名,如四槐樹村、長城嶺村、御馬店等。長江流域和江南則以防澇、防潮、通風為目的修繕房屋,依地勢而建,小橋流水,雕廊畫壁,村圩取名多源于當地的河流、碼頭、文化名人,如林家灣、吳家埠等。各地先民們適應自然、戰勝自然,創造了豐富多彩的東方建筑文明,它們中有不少至今散落于偏遠的古村落或城郊,成為鄉村文化的標志之一。

古人云,百里不同風,千里不同俗。從非物質文化形態的表現上,中國各地鄉村文化風格也不盡相同,曲風迥然。即便同一個節日,慶祝的方式在南北西東,十鄉八里也會呈現出不同的樣式。中秋節是我國重要的傳統節日,但各地鄉村節日文化習俗各有寓意,山東臨沂地區賞月,還要祭月,吃月餅、食“麥箭”;山西大同的月餅個頭奇大,又稱大團圓餅;淮北地區的中秋節喜歡制作含核桃、花生、杏仁等果實的五仁月餅,意在祈求五世同堂;江南一帶還有的地方中秋節吃桂花鴨、飲桂花酒。此外,廣東、福建地區喜歡中秋節舞龍,安徽民間堆寶塔,蘇州有串月習俗等。在走親訪友、祝壽慶生等習俗上,各地也有不同的規矩和禮儀,如山東曲阜地區受儒家文化的影響,接待賓客十分講究,主陪主賓的座位非常嚴格,男女需分席而座,傳統而守禮制,等等。

(三)探尋鄉村文化的獨特屬性,重構鄉村文化自信

許多鄉村都有屬于本地獨有的歷史文化典故和風俗傳承,共同構成了根深葉茂的鄉村文化,流傳至今。對于生長或長期生活工作在鄉村環境中,受這些傳統習俗影響深刻的人群來講,這種文化思念如今定義為中國人獨特的文化情結———鄉愁。它是在世代耕作環境不變,生活繁衍在所謂父母之邦的土地上,對先輩的一種追問,是對故鄉所有情感的一種回憶,也是人們對“文明起源”的本能拷問,是我們常常講的文化尋根。它或許是一個抽象的概念,也或許是一個客觀存在的具象,從鄉村文化族譜中一定能找到答案,這是我們中華民族五千年文明史延綿不斷的民族自豪。

為了梳理傳統文化歷史發展脈絡,提供傳統文化尋根的坐標,中央電視臺近兩年先后組織拍攝了五季的大型紀錄片《記住鄉愁》,以拜訪和發現的視角,從中國人最關心的傳統美德、家族倫理、鄰里和睦、師生情誼、商業誠信等角度出發,講述中國傳統文化基因傳承者的生存狀態,記錄仁、義、禮、智、信的歷史人物傳承者家堂祖訓、現實生活及其周邊人物故事。這些隱居在鄉村和田野的古老文明,薪火綿延,代代傳承,活在當下,影響后輩,成為影響中國人道德追求的傳統與規范。他們中的許多支脈早已桃李遍天下,有的還遠播海外,但其源頭依然是原始的鄉村文化形態。節目播出后好評如潮,觀眾普遍認為這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崇尚和禮遇,對推動當今社會精神文明道德建設將產生正面積極的影響,對增強民族文化自信和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具有重要意義。

作為國家級媒體,央視近幾年通過一系列優秀紀錄片展現中國傳統文化的魅力,其中《舌尖上的中國》《美麗中國鄉村行》《國家寶藏》等已成為經典,喚起了無數中國人的思鄉情、愛國情,正在制作播出的《中國影像方志》系列節目更是將鏡頭聚焦最基層的縣域鄉村,精準展現中國鄉村文化的獨特魅力,也許其中的一集,就是你苦苦尋找的鄉愁記憶,這是官方媒體對中國傳統文化記錄建檔、傳承與保護的責任擔當,是文化引領的旗幟之舉。

不一樣的鄉愁,相同的答案,中國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農業文明古國,孕育了代表東方文明的中國鄉村文化,這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源頭和基礎,是幾千年傳承發展下的結晶。文化學者們一致認為,中國鄉村文化集大成者的儒家文化是最具影響力的代表,是鄉村文化中最有共性的主線,它是中國鄉村文化的中心思想,與儒家思想的仁者愛人,以人為本,強調個人道德修養,德治天下,忠義誠信的處世哲學密不可分。把親親、長長的原則運用于國家、社會治理,符合統治階級長治久安的訴求,也有利于社會和平穩定的延續,故而被奉為中國傳統文化的主體。正是因為有了這種處理人與人、人與集體、人與社會關系的倫理道德制度,中國的鄉村和老百姓才有了維系千年的相守,民族的凝聚,國家的統一。

當然,鄉村文化又有其各自的獨特性,呈現不同的表現方式,這正是中國文化的博大和包容之處,與近代以來引入的“洋”文化和城市文化相比,它的影響力更持久,根深蒂固。即使在信息化快速發展的今天,外來文化和網絡文化融入人們的生活,傳統的鄉村文化依然如母親的家常菜,不斷喚起人們的味覺記憶,引領我們重溫共同的“精神家園”。鄉村文化早已深深扎根于中國古老農耕文明的沃土之中,是每一位炎黃子孫深沉持久的家國情懷和共同的精神財富,留住共同的鄉愁就是留住中國傳統文化中的仁、義、禮、智、信,樹立共同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就是留住我們民族文化的共同自信與驕傲。

二、鄉村文化生存現狀及與城市文化的關聯

改革開放促進了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同時也把城鎮化、城市化進程提到了議事日程。有關資料顯示,我國縣級以上常住人口城鎮化率數字統計結果至2017年已經達到58%,戶籍登記人口城鎮化率標準統計也達到了42%,接近或已超過中等發達國家水平。在城市基礎建設和工業園區、房地產開發過程中,需要占用大量的土地,許多村莊在開發建設過程中被征用改造后,逐漸消失,盡管城市化過程中有希望實現城市文化和鄉村文化相互碰撞融合,讓現代工業文明和農業文明相互支持,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傳統的鄉村文化正在面臨弱化的危險,城市化對鄉村與鄉村文化的客觀影響不可避免地顯現出來[3]。

(一)鄉村文化弱化現狀源于城市化和鄉村經濟發展的落后

作為兩種不同概念,鄉村文化與城市工業文化是相對立的關系,正如許多年前錢鐘書先生《圍城》中描述的那樣,鄉村的人們希望去城市中開始新生活,而許多城里人生活在都市卻常常以鄉村為歸依,回望鄉村的寧靜和自給自足,對城市呈現出“水土不適”的返祖心態。這應該是一個文化生活觀念適應的過程,屬于人們正常的心理反應,特別是我們國家農業文明延續的時間長,影響力比較深遠和持久。加之鄉村文化是傳統文化的精神家園,鄉村是這種文化的原生地,鄉民們在長期農業生產與生活中,世世代代形成的風俗習慣、道德標準、行為方式和理想追求等已經固化,具體表現為地域性的民風和民俗,以言傳身教、潛移默化的方式影響同一個生活圈里的人們,并將長時期影響鄉民的情感處事方式、價值追求以及對社會的認知觀點等,注重人情關懷、崇尚道德治理是鄉村文化典型特征[4]。

城市文化對大部分中國人而言,是一種舶來文化、外來文化,按西方人的文化觀點,追求自由開放和浪漫是人之本性,道德約束淡薄,人情冷漠,崇尚金錢至上但法律意識比較強。另外,城市人口多,背景復雜,難以形成高度統一的行為規制和道德觀念,人與人之間老死不相往來,更談不上共同的習俗。究其原因,城市商業化和現代工業的激烈競爭,專業化的分工,機械化操作和流水線,割裂了人與人的情感。商業競爭激烈的城市和慢節奏的鄉村相比較,缺少溫度,表現在文化層面也是如此。

其實文化自身并不具備天然的優劣屬性,人的主觀意識是可以變化的,有時政策的導向性賦予了城市文化更優越的特質。城市化的進程需要文化體系的培養和跟進,以實現城市文化的吸引力,否則城市的發展只是面積的增加和體量的變化。因此,重視城市文明建設與基礎建設應該放在同一起跑線,畢竟在客觀條件上,城市現代化建設的物質基礎要比鄉村優越,有雄厚的資本用于文化的建設。鄉村文化的弱勢具體表現在以下兩個方面:首先是鄉村落后的經濟發展態勢,無法對其本身的鄉村文化整體起到支撐保護作用,缺乏后續的發展力量;其次是現代社會發展過程中傳統鄉村文化逐漸衰落,新型的與現代社會適應的鄉村文化尚不能迅速建立,導致民間文化傳承開始出現斷層,鄉村文化漸漸失去了最適宜的生存土壤[5]。特別是進入21世紀以后,城市發展完成原始資本積累和城市基本建設以后,開始把政策導向轉向文化建設和發展,在城市文化的時代感和人性化趨勢下,相對落后的鄉村文化被排擠到一個邊緣性、非主流性的地位。

兩個方面的原因加速了城鎮化和新興城市文化對鄉村文化的沖擊,繼而導致鄉村文化失去了自身特點和原有屬性,代之而起的是城市文化開始占領主流,影響鄉村文化的生存空間。英國學者卡爾·波蘭尼在《大轉型:我們時代的政治與經濟起源》一書中強調,社會的變遷“首先是一種文化現象而不是經濟現象,是不能通過收入數據和人口統計來衡量的……導致退化和淪落的原因并非像通常假定的那樣是由于經濟上的剝削,而是被犧牲者文化環境的解體”[5]。文章分析了19世紀英國工業城市文明對南非的卡菲爾人和印度很多地區整體村莊文化的侵蝕與毀滅,證實了所謂的“社會破壞”即文化消亡對民眾的影響遠遠大于經濟上的剝削,說明了人口增長也可能是文化退化現象的原因之一。

(二)充分挖掘鄉村文化的現代性價值,促進鄉村文化和城市文化的融合

鄉村的消失并不意味著鄉村文化的消亡,由于歷史原因,中國城市與鄉村之間始終有一條看不見的線,連著城市與故鄉,這條線就是源遠流長的鄉村文化。鄉村愿景和鄉村文化依然是城市里人們心靈的牽掛和寄托。歸根結底,鄉村文化是地道的本土文化,具有極強的地域感和共通感。通常來說,鄉村文化與家族文化、宗祠文化、鄉俗鄉風是同根共生的一種文化,鄉村文化在村民治理、宗族鄰里團結中發揮著重要作用。在許多人的記憶里,自己的故鄉,父輩依然居住的鄉村是和睦安詳、恬淡自足的象征,故鄉的山水、池塘的荷花、飄香的果園、兒時的玩伴始終是人們最美好的記憶。現實生活中,城市里人每年都要清明祭祖,中秋節、春節必須回家團圓,這已經成為一種城市特有的人文景象,很難說清楚它是鄉村文化還是城市文化,而是同屬中國傳統文化。還有那些在海外漂泊的人,落葉歸根是其夢想和期盼。

事實上,我國現階段處于并長期受制于城鄉二元體制,城鄉公共服務供給呈現不均衡的狀態。在公共服務供給過程中,鄉村的基本公共服務機制和成本分擔機制同城市相比有較大的差距,必然導致鄉村居民向優質生活環境靠近,想方設法離開物資匱乏、生存條件惡劣的居住村落。背井離鄉的民間工匠、表演藝人遠離了孕育傳統手藝的鄉村,其技藝被傳承與發展的自發性和積極性也逐漸減少,直至失傳。各類民間工匠、傳統手藝人作為“文化精英”逐漸遠離鄉村,意味著以這類“文化精英”為主體的技術、知識、資源等大量消失,地方傳統文化遺產保護與傳承后繼乏力。于是,適應新的環境,以新的方式創新發展這類優秀文化遺產,或在原創地提供更好的環境,都是傳統文化未來的希望。

然而,這是傳統文化未來發展中的一個漫長過程,近年來隨著城鎮化進程的快速推進,城郊農村日漸開發,很多地方“城市病”日趨凸顯,城市基礎條件也開始跟不上擴張的步伐,一些新崛起的城市出現了水源緊缺、交通擁堵、優質教育和醫療資源緊缺、就業困難等現象[5]。更為嚴重的是城市新居民精神家園的迷失。城鎮化使大批鄉民告別鄉村,進入城市開始新生活,環境的改變,生活方式和生活節奏的變化,導致諸多不適應,充滿詩情畫意的田園風光被高樓林立的城市所代替,快節奏的生活讓鄰里間疲于關切和問候,人們感到迷茫與困惑,于是出現了對城市的恐懼感,開始懷念鄉村,眷戀失去的鄉村文化感受。對城市管理者來說,要解決大批農民進城務工、農村土地被大面積征用、機器人和智能化水平提高,大批產業工人下崗的問題,要合理布局城市功能,積極發展第二、三產業,增加城市就業機會,要以完全符合中國人傳統觀念的文化理念,構建新型的城鄉一體的城市文化新體系。

在解決鄉村文化與城市文化沖突的問題上,杭州提供了可借鑒的經驗,眾所周知,杭州是高速發展的現代化城市典范,現代工業特別是信息產業發展迅速,城市經濟總量在國內省會城市中名列前茅,但杭州在城市化進程中沒有忽視對鄉村文化的保護,相反,在城市文化中融進了更多的鄉村文化元素,通過打造清河坊、南宋御街、拱宸橋西等30多個歷史文化街區,建設數百個社區文化公園等方式,把江浙地區鄉村文化“請”進杭州,在城市中本味復原,過去許多瀕臨滅絕的鄉村文化得到了搶救性保護,進城的農民工在城市里、在身邊的公園里,找到了兒時的記憶、心靈的慰藉。特別是杭州的西溪濕地,保持升級了原有的風貌,是現代化城市和鄉村交相輝映的點睛之作,是鄉村文化和城市文化和諧發展的典范。

杭州的經驗證明,加快城市現代化發展,要求城市文化也必須跟上時代需要,城市文化盡管占盡資源優勢和科技人才優勢,但必須統籌城鄉一體化發展的思路,既要建設國際文化中心,又要照顧社區文化需求。因為鄉村文化有其獨立的價值體系和特定的社會群體需求。所以,維護、傳承和創新鄉村文化,使之與城市建設、文化發展相匹配、相適應,是實現鄉村文化與城市文化的和諧發展、融合發展的途徑。

三、鄉村振興戰略背景下的鄉村文化重構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推動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發展,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完成這兩項戰略任務,鄉村文化傳承保護與發展意義重大,任務艱巨。文化產業的發展需要鄉村文化的共同發展繁榮,需要傳統鄉村文化的智慧和內容支撐;鄉村振興戰略的總體目標就是按照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總要求,建設富裕、文明、新文化、新風尚的中國美麗鄉村,加快推進新時代農業農村現代化。

(一)鄉村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提振鄉村文化的經濟價值

我國目前還處在以文化創意產業繁榮城市文化、激發城市創造力發展的初期,許多地方文化產業園區建設正在進行,可以利用文化創意產業涵蓋面廣、產業鏈較長等特點,形成“創意鄉村”的理念,尋找文化產業區域性和鄉村文化的契合點,文化產業是朝陽產業,是21世紀世界經濟增長的新動力,引領全球未來經濟發展的新航標,中國文化產業發展雖然起步較晚,但勢頭強勁,加之政府政策的大力支持,發展前景非常廣闊。同時,文化產業是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和實現由“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轉型的新路徑和新引擎,互聯網時代,中國經濟要實現彎道超車,文化產業的發展具備巨大活力,最近幾年,全國各地文化產業迅猛發展,北京、上海、廣東、浙江文化產業比重實現新突破,逐漸成為區域經濟的戰略性支柱產業,但同美國、日本、韓國相比,還有相當大的差距。

(二)鄉村振興戰略凝聚鄉村文化振興的社會合力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建設美麗中國的關鍵舉措,是傳承中華傳統文化的有效途徑之一,鄉村振興,首先要振興鄉村文化,而鄉村文化、鄉風文明是這一環節的重中之重。深入挖掘鄉村文化中蘊含的優秀思想觀念、人文精神、道德規范,在保護傳承的基礎上創新發展,有利于在新時代煥發出積極向上的影響力,進一步豐富和發展傳承中華優秀的傳統文化[6]。

自然生態是鄉村最大的發展優勢,山水林田湖草是鄉村最值得驕傲的財富,因此,全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生態宜居是關鍵戰役,要把“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融入鄉村文化建設之中,成為農民群眾永恒的精神和理想追求,通過構建新時代鄉村文化價值體系,培育鄉村良好的生活習慣和環保意識,倡導推行鄉村綠色發展方式。要構建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鄉村發展新格局,守住生態保護紅線,讓綠色銀行產生效益,實現鄉村生態美、百姓富的有機統一。有千湖之稱美譽的湖北省,把建設生態鄉村作為全省鄉村振興工作的重點,明確從2016年開始,省里每年重點支持300到500個村開展美麗宜居鄉村建設試點,2019年新公布了339個試點村名單,預計到2020年,全省建成2000個美麗宜居示范村,形成一批各具特色的美麗宜居鄉村樣板,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在荊楚大地成為全社會的共識。2019年湖北公務員考試的申論題提道:建設美麗鄉村,生態保護先行,從文化引領的層面上,實現鄉村振興戰略與文化戰略高度契合,在湖北宜城的流水鶯河村,優美的自然生態每年吸引許多外地游客,農家樂和鄉村游給當地農民帶來巨大經濟收益,廣大村民自覺保護鄉村環境的行動已蔚然成風,成為新時代鄉村文化良性發展的一種現象[7]。

充分利用我國傳統文化農耕特征、民族特色、區域多樣性的特點,將物質文化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和創新作為鄉村文化產業建設的主體部分進行挖掘。文化是鄉村的靈魂,是鄉村的內在之美,要樹立鄉村文化的高度自信,保護傳承好歷史遺存下來的鄉村文化,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要因地制宜,走特色化、差異化發展之路,嚴格保護鄉村原有建筑風貌和村落格局,把民族、民間文化元素融入鄉村建設中,保持其歷史古韻,重新塑造詩意閑適的人文環境和水清草綠的居住環境。要防止破壞性開發利用,要以保護傳承和科學發展的方式優化升級鄉村規劃建設,實現傳統與現代、歷史與文化的有機結合,把農村打造成宜居、宜業、宜游的幸福家園。安徽的宣城、江蘇的揚州、湖北的襄樊、浙江的湖州等文化古村落較多的地區,結合鄉村振興實施規劃,重振歷史文化古村鎮雄風,出臺相關政策,傳承和保護傳統建筑,因歷史原因或自然災害損毀的古村古宅被恢復原貌,使歷史記憶、民族特點等融入鄉村的建設與維護之中。政府支持農村地方優秀曲藝、民間文化的傳承發展,挖掘、支持皮影、舞龍、剪紙等民間文化傳承人,全面完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制度,投資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發展工程。具體工作中科學施策,運用互聯網技術,認真吸取城市文明及外來文化的優秀成果,激活鄉村非物質文化活動,在保護傳承的基礎上,融入新理念、創新管理模式,不斷賦予古村古鎮新的時代內涵,煥發新光彩,為增強鄉村文化自信提供優質載體。

四、增強鄉村文化自信,樹立新時代鄉村文化觀

振興鄉村必須遵循鄉村自身的發展規律,保留其天然的鄉土味道和鄉村風貌,要保留既有的鄉村文化精髓和內核,同時也要注意到,互聯網時代,由于信息技術的快速變化,傳統文化傳承的表達方式和農民群眾當下的文化需求都發生了深刻變化,鄉村優秀傳統文化也要積極適應時代的需求,只有在充分尊重各地農村特點、農民固有習慣的基礎上,將現代精神、先進科學的理念融入農村群眾喜聞樂見的文化產品,賦予其現代表現形式,鄉村文化才能跟得上時代,具有更大的生命力。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推動鄉村文化振興,必須樹立新時代鄉村文化觀,統籌考慮,關切民生,全面系統地把握準鄉村優秀文化的豐富內容,做到既重視思想觀念的提升,又重視傳統民間文學、祖傳手藝的傳承,既重視環境設施等硬件載體建設,又重視社會制度、倫理秩序軟環境建設,努力打造更加均勻、系統、全面的鄉村文化體系。鄉村文化建設是一項長期系統的工程,必須以極大的耐心、韌勁,持續發力、久久為功,通過做好鄉村文化振興這篇大文章,為鄉村全面振興提供強大精神動力[9]。

鄉村文化是中國政治和社會治理中長期形成的優良傳統文化,有教化鄉鄰、淳化民風的功能,對中國社會政治治理和有秩序運轉發揮了獨特作用,鄉村文化是中華傳統文化的基礎和根脈,是培育文明鄉風、良好家風、淳樸民風的基層學校和課堂,引領社會向上向善,凝聚正能量,對國家穩定繁榮和人類文明貢獻了東方智慧。要精準識別鄉村文化符號,實現資源到產業的發展通路,同時要重塑文化的內聚功能,提升鄉村文化,引領社會善治[10]。新時代,鄉村文化被賦予了更多的時代內涵,我們要以敬畏之心,更好地傳承和弘揚優秀的中國傳統鄉村文化,為建設美麗中國,實現中國夢繼續努力。


【參考文獻】

[1]王敦.鄉村振興背景下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傳承創新的審美人類學視域[J].廣西民族研究,2018(6):131-139.

[2]陳淼.動態紀實影像助力鄉村文化振興策略研究[J].西部廣播電視,2019(2):74-75.

[3]李國江.鄉村文化當前態勢、存在問題及振興對策[J].東北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1):1-7.

[4]鄭芳,屠志芬.鄉村文化產業發展:困境、契機與模式探索[J].長江師范學院學報,2019(2):17-24.

[5]張艷.鄉村振興戰略背景下遷安市鄉村文化興盛路徑研究[J].鄉村科技,2018(31):21-24.

[6]王瓊.鄉村振興戰略背景下古村落文化的當代轉化——以瀟賀古道古村落建筑文化為例[J].桂林航天工業學院學報,2018(4):524-527.

[7]吳理財,解勝利.文化治理視角下的鄉村文化振興:價值耦合與體系建構[J].華中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1):16-23.

[8]武志軍.新時代品牌強農助力鄉村振興[J].中國品牌,2019(1):37-39.

[9]姚碩.鄉村文化振興視域下鄉村家風現狀與傳承研究——基于浙江、安徽兩省典型鄉村調研的思考[J].經濟研究導刊,2019(2):37-39.

[10]高靜,王志章.改革開放40年:中國鄉村文化的變遷邏輯、振興路徑與制度構建[J].農業經濟問題,2019(3):49-60.

    组六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