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農村研究 > 農村經濟

中美貿易爭端對中國農業的影響及啟示

作者:杜 娟  責任編輯:于佳佳  信息來源:《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3期  發布時間:2019-06-07  瀏覽次數: 848

【摘 要】近些年來中美之間貿易摩擦不斷,20183月,美國又根據“301調查”結果正式宣布對中國進口的600億美元商品征收關稅,從而引發了中美貿易戰。美國掀起貿易戰的表面成因是中美之間長期存在的貿易不平衡和巨額的貿易逆差問題,實則貿易逆差并不是中美貿易戰的真正成因,在愈演愈烈的中美貿易戰背后,是美國對中國崛起的忌憚和遏制,是美國在全球戰略上針對中國的一種競爭,核心目的在于打壓“中國制造2025”強國計劃,以此維護美國在高新技術產業方面的優勢地位。在中美貿易結構中,農產品貿易是美國對中國具有出口優勢的重要雙邊貿易領域,故中國則主要以對美國進口農產品征稅作為博弈籌碼,這對中國的農產品貿易和農業生產也造成了一定影響,但影響程度有限。貿易摩擦也暴露出中國農業的一些問題,即作為農業大國的中國,某些農產品國內供給不足,依賴進口程度高,為此,中國應積極推動農業產業結構調整和農業科技創新,進一步擴大農業對外開放的水平,同時健全中國的農業貿易政策體系,并抓住本次貿易戰后重新談判的契機,爭取參與制定出更加公平合理的國際農業貿易投資新規則。

【關鍵詞】中美貿易戰;貿易逆差;關稅措施;農產品貿易;中國農業


引言

2018年3月以來,中美之間貿易摩擦頻繁,美國政府宣稱根據“301調查”結果擬對來自中國進口的600億美元商品大規模征收關稅,中國隨后宣布對美國部分進口商品征收對等關稅,至此,中美貿易戰正式打響。2018年年43日,美國正式提出對中國的500億美元商品征收關稅,并于615日公布了500億美元征稅清單,中國隨即于616日宣布對自美國進口的5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到76日,美國正式對第一批清單價值34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25%關稅,823日開始,美國又對第二批清單上價值160億美元商品加征25%關稅,中國被迫采取反制措施,對進口美國的商品對等加征關稅[1]。此后,美國又于924日宣布了2000億美元的征稅清單,我國商務部也明確表示將采取反制措施,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也于同日發布了《關于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白皮書,以澄清中美經貿關系的事實,并闡明中國對此次中美貿易摩擦的立場。

其實中美貿易爭端一直不斷,近些年來,美國單方面挑起過一系列貿易摩擦,不斷宣布對自中國進口的乘用車輪胎、光伏電池、鋁箔等商品采取關稅措施,使中美之間的貿易關系蒙上了層層陰影。直至今年,特朗普不顧世貿組織規則,執意挑起中美之間的貿易爭端,掀起了新一輪的貿易戰。此次的貿易戰,美國對中國的征稅領域主要涉及高性能醫療機械、生物醫藥、新材料、農機裝備、工業機器人、新能源汽車、航空產品、高鐵裝備等,而中國對美國的反擊領域則主要包括大豆、豬肉、鮮水果、干水果、堅果、葡萄酒、花旗參等,可以看出,美國主要針對中國的先進制造業進行關稅打擊,而中國則主要針對美國的農產品實施反制。在美國最新公布的2000億美元征稅清單中,也開始涉及到中國的海產品、農產品、水果、日用品等,可見美國也在對中國的農產品下手。

那么,中美之間為什么會爆發此次貿易戰?貿易戰的根本原因究竟是什么?中美貿易戰會對中國農業產生怎樣的影響?要回答這些問題,我們首先需要從中美之間這些年的雙邊貿易實踐著手。

一、中美雙邊貿易發展概況

(一)中美雙邊貿易的歷史發展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美國是最大的發達國家,兩國位居世界前兩大經濟體,自1979年兩國簽訂中美貿易關系協定以來,中國與美國之間的貿易發展迅速,雙邊貿易規模不斷擴大,不僅促進了兩國經濟的發展,同時對全球經濟的發展也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中國與美國之間的雙邊貿易發展情況大體可以分為三個歷史階段,即貿易逆差階段、貿易順差階段和加入WTO之后的迅猛增長階段。

第一階段為貿易逆差階段,即從1979年我國改革開放、中美正式建交開始至1992年,在這個歷史時期,中國對美國處于貿易逆差階段。1979年中美之間貿易總額僅為24.6億美元,貿易逆差12.7億美元,經過改革開放后的十多年發展,中國經濟不斷增長,到1992年,與美國的貿易總額已達到175億美元,貿易逆差縮小至3億美元[23]

第二階段為貿易順差階段,即從1993年至2001年,中美之間的雙邊貿易關系發生轉變,從貿易逆差開始轉變為貿易順差。1992年時,中美之間還存在3億美元的貿易逆差,到1993年時,隨著中美雙邊貿易總額繼續不斷增長,中美貿易格局突然逆轉,轉變為對美62.9億美元貿易順差,直至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前夕,中美貿易總額達到805.7億美元,貿易順差達281.4億美元[4]。自此,中國走上了長期對美貿易順差的發展階段,且貿易順差逐年擴大。

第三個階段為加入WTO后的迅猛增長階段。中國自20011211日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來,中美雙邊貿易總量增長迅速,根據中國海關和國家統計局相關數據顯示,2002年中美貿易進出口總額僅有971.8億美元,到2017年已達到5837億美元,增長了約500%,中國已成為美國最重要的貿易伙伴。其中2017年中國對美國的出口額已達到4197.6億美元,比2002年的699.5億美元也增長約500%。與此同時,美國對中國的出口額也快速增長,從2002年的272.4億增長到2017年的1539.4億美元,增長約465%,中國已成為美國重要的出口市場(見表1)。


1 2002-2017中美貿易進出口總值(億美元)



數據來源:海關信息網(http//www.haiguan.info/NewData/NewDateList.aspxd=2);中國國家統計局網(http//data.stats.gov.cn/easyquery.htmcn=C01);下圖表數據來源同此

從增長趨勢上看,中國加入WTO的十多年間,對美的出口和進口總額除2009年和2016年稍有回落外,一直都保持相對穩定的增長,其中對美出口增速略大于進口增速(見圖1),且隨著兩國進出口總額的迅速增長,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也在逐年擴大,從2002年的427.1億擴大到2007年的2758.2億美元(見圖1、圖2)。



1 2002-2017中美貿易進出口趨勢



2 2002-2017中美貿易順差趨勢


總的來說,中美建交以來,兩國相互開放市場,貿易規模迅速增長,2017年的中美雙邊貿易總額是1979年中美建交時的237倍,是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時的7倍多[3]。貿易戰發生之前,中國是美國增長最快的出口市場和第一大進口來源國,美國的飛機、農產品、汽車和集成電路的主要出口市場均在中國,2017年,美國出口的57%的大豆、25%的波音飛機、20%的汽車、14%的集成電路和17%的棉花都出口到了中國[4];與此同時,美國也是中國第一大貨物出口市場和第六大進口來源國,中國對美出口大多為消費品和最終產品,從美進口多為機電產品和農產品,彌補了中國自身供給能力的不足。中美兩國的經貿關系曾為中國的經濟增長帶來了可觀的外部市場,美國也在此過程中獲得了豐厚的經濟利益,雙方互為重要的貿易伙伴。所以,中美兩國的貿易關系是互利共贏的,兩國雙邊貿易的互補性很強。既然如此,那么中美之間為何還會爆發貿易戰?

(二)中美雙邊貿易失衡及其成因分析

通過上述數據分析可以看出,中美雙邊貿易關系的顯著特點就是貿易不平衡問題和巨大的貿易逆差現象,這是中美兩國貿易之間長期存在的問題。美國也正是以中美兩國之間長期存在的貿易逆差為由,指控中國實行“不公平貿易”,進行“經濟侵略”,并挑起了此次貿易戰。那么,中美貿易逆差是導致此次貿易戰的真正原因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因為中美之間的貿易失衡問題,究其根本并不是中國自身能夠決定的,也并不是中國直接導致的,而是多重客觀因素共同形成的結果。

1.中美雙邊貿易逆差主要是由兩國經濟的結構性問題和雙方在各自的產業競爭優勢下的國際分工不同所決定的。中國的比較優勢在于勞動密集型產品和制成品,而美國的比較優勢則在于資本和技術密集型產品,所以,從兩國雙邊貿易結構來看,中國的順差主要來源于一些勞動密集型的產品,而在汽車、飛機、集成電路、機電產品等高科技領域對美國都是逆差。2017年,中國在飛機貿易領域對美逆差為127.5億美元,占中國飛機貿易逆差總額的60%,在汽車貿易領域逆差為117億美元,同時,中國在農產品貿易領域對美也是逆差,2017年逆差為164億美元,占中國農產品貿易逆差總額的33%[4]。另外,美國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貨物貿易差額就開始處于持續的逆差狀態,2008年次貸危機后,美國的進口規模更是不斷萎縮,2017年美國總體貿易逆差就高達8061億美元[5],且近些年美國不只與中國存在逆差,2017年與102個國家都存在貿易逆差,美國的逆差是一種持續性和普遍性的狀態,主要受其本國國內政策和經濟自身的結構性問題的影響[6]。所以中美雙邊貿易逆差是兩國在不同比較優勢下的經濟結構性問題,是中美雙方經濟結構、國際分工不同所決定的,是由市場自發導致的結果,需要雙方共同進行結構性調整[7]

2.中美貿易逆差的重要原因是由于美國長期對華實施嚴格的高新技術產品出口管制的結果[8]。美國作為世界上最發達的國家,在高科技產品貿易方面一直擁有很高的產業競爭優勢,而中國這些年雖然科技創新取得了一些成績,但總體水平同美國相比仍然存在較大差距,在與中國的雙邊貿易發展中,美國基于冷戰思維和對中國發展的忌憚,高新技術產品成為美國對華出口管制政策中的最重要的限制內容,美國此舉無異于人為抑制了自身具有比較優勢的產品出口潛力,其實美國大量的具有競爭力的高科技產品恰是中國經濟和科技發展所需要的,中美在該領域的貿易前景十分廣闊,而美國卻自己選擇關閉了增加對華出口的大門,使美國眾多企業喪失大量的出口機會,加劇了中美貿易逆差,使得中美雙邊貿易關系遭受嚴重扭曲[9]

3.僅考慮貨物貿易領域的逆差而忽視服務貿易領域的順差使得中美貿易逆差和貿易不平衡狀態被過分夸大。在經濟全球化和國際分工不斷深化的背景下,兩國的雙邊貿易關系已不僅僅包括貨物貿易,還有服務貿易。美國服務業非常發達,中美服務貿易增長迅速,中國目前已成為美國第二大服務貿易伙伴,近10年間,中美服務貿易總額從2007年的249億美元擴大到2017年的750億美元,與此同時,美國是中國服務貿易最大的逆差來源國,占中國服務貿易逆差總額20%左右,中國對美服務貿易逆差主要集中在旅行、運輸和知識產權使用費這三個領域,根據美國方面統計,2007-2017年,美國對華服務貿易出口額從131.4億美元擴大到576.3億美元,2017年的服務貿易逆差就為541億美元[4]。所以,在服務貿易領域,美國具有顯著優勢,僅從貨物貿易的角度論中美貿易失衡問題,顯然是不客觀不全面的。

4.中美兩國關于貿易逆差的統計長期存在差異,而美國的統計方法一直都高估了中美貿易逆差的整體規模[10]。例如根據中國海關和國家統計局的數據,2017年中美貿易逆差額為2758.2億美元,而根據美國的統計,該數值則為3958億美元,相差1000多億美元。[3]根據我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于2018924日發布的《關于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白皮書所載,美國官方統計的對華貿易逆差每年都會被高估20%左右,而引起差異的原因則主要包括進口價格和出口價格之間的差異、轉口貿易增值、直接貿易加價、地理轄區和運輸時滯等問題。

因此,美國借由中美雙邊貿易失衡和長期高額貿易逆差對中國的指控是與事實不符的,并且這也不是中美貿易戰的真正成因。

二、中美貿易爭端的真正成因與本質

從表面上來看,似乎是中美兩國的貿易失衡問題導致的此次貿易戰,但究其根本,其實是美國作為老牌的資本主義守成大國對快速崛起的社會主義中國的忌憚和扼制,是兩國之間關于全球戰略的一種競爭,是兩國之間一種更深層次的博弈[11]

中國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發展,在經濟、政治、科技、國防、外交等眾多領域都實現了巨大的發展。近些年來,中國躍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不僅貨物貿易總量居世界第一,也成為引進外資和對外投資的大國;不僅成立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和金磚國家開發銀行,人民幣還實現了國際化,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正式納入其特別提款權(SDR)的貨幣籃子,成為五種主要國際貨幣之一。國產大飛機和國產航母的成功問世,標志著中國高端制造業實現了零的突破并邁出了前所未有的一大步;習總書記提出了“一帶一路”倡議,成為中國經濟外交的頂層設計,目前已有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與中國簽署了近120份合作協議,可謂碩果累累[12]。同時,伴隨著中國軟硬實力的蓬勃發展,中國的主場外交也不斷展現出巨大活力。從2014年北京APEC2016年杭州G20,到2017年北京“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2017年廈門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再到2018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中國正逐漸走向世界舞臺的中央,中國的影響力也正在逐漸深化。

然而,作為老牌資本主義守成大國的美國,擔憂新崛起的社會主義中國會對其形成挑戰,莫名其妙地感受到了來自中國的“威脅”,進而產生了焦慮并想要遏制中國的崛起[13]。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以美國為首的一些國家就開始不斷散播所謂的“中國威脅論”“中國崩潰論”等言論,并公開地或背地指責中國為“新帝國主義列強”“債權帝國主義”“修正主義者”等等,體現了美國對中國崛起的某種焦慮和應激反應[14]。同時,一些西方國家還指責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認為這是一種國際擴張主義的體現。201810月,美國權威智庫“新美國安全研究中心”(CNAS)更是發布了名為《權力的游戲:應對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的報告,用以研究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并計劃與中國進行戰略競爭。正因為美國擔憂中國會威脅到其繼續主導世界經濟的發展,為防止中國撼動其世界霸主的地位,美國挑起了貿易戰,想通過貿易戰的方式,施壓和遏制中國。

同時,觀其實質,美國掀起對華貿易戰的核心目的,在于打壓“中國制造2025”強國計劃,維護美國在高新技術方面的領先地位。美國在高新技術和高科技產品領域一直擁有強大的創新能力和產業競爭優勢,美國的經濟運行模式很大程度上維系于這種產業競爭優勢,一旦這種優勢受到挑戰,就可能導致其經濟的衰退甚至崩潰。“中國制造2025”恰恰是對美國高新技術霸主地位的一種挑戰和競爭,它是2015年中國提出的一個國家發展規劃,主要是立足于使中國掌握重點領域的關鍵核心技術,培養一批具有明顯競爭力的產業集群,并使這些產業集群逐漸具備全球創新引領能力和明顯競爭優勢,促使中國全面實現工業化,成為制造業強國。“中國制造2025”強國計劃有可能抵消美國在高新技術產業方面的優勢,形成產業競爭,威脅到美國的技術優勢和經濟地位。“中國制造2025”規劃中確定了中國未來主要發展的10個高科技制造領域,而此次貿易戰,美國公布的征稅公告中涉及到的中國進口產品主要包括航空航天產品、高鐵裝備、工業機器人、高性能醫療機械、生物醫藥、新材料、農機裝備、新能源汽車等,這些基本都是“中國制造2025”確定的十大重點發展領域。所以,美國掀起對華貿易戰的核心目的不言而喻:遏制中國產業布局從勞動密集型產業向技術密集型產業的轉型升級,阻礙中國的制造業在全球價值鏈中從下游向中上游的移動升級,維護美國自身在高科技研發和技術領域的競爭優勢和領先地位[15]

三、中美貿易爭端對中國農業的影響

既然中美貿易戰實質上是中美兩國之間的一種深層次的戰略博弈,那緣何會對中國農業產生影響?這得從中美兩國之間的雙邊貿易結構來看。

農產品貿易是中美經貿合作最早開始的領域,也是中美雙邊貿易最重要的方面之一。長期以來,中國是美國農產品的主要出口市場和重要的進口來源國,中國主要從美國進口土地密集型的農產品,包括大豆、谷物、畜產品等,而美國主要從中國進口勞動密集型農產品,包括海產品、水果、蔬菜等,中國與美國之間的農業貿易互補性較強,兩國之間的農產品貿易在雙方市場上也占據重要地位[3]。同時,從中國自身來看,中國的農業貿易體量巨大,是全球第一大農產品進口國和第二大農產品貿易國,對于像大豆、食糖、棉花等農產品,中國都是全球最大的買家。

中國雖然是農業大國,但離農業強國卻還有距離,有些農產品依賴進口的程度較高,且進口渠道單一。例如大豆就高度依賴國際市場,中國目前對大豆的供需缺口大概是9000多萬噸,而美國恰是全球第一大大豆生產國,產量在1億噸左右,但其國內消費量有限,一半左右需要出口,2017年美國出口的57%的大豆都銷往了中國,中國是美國大豆最大的買家[16]。所以,在這樣的背景下,貿易戰不僅會阻滯中美兩國順利開展農產品貿易,而且由于中國還是美國最重要的農產品出口地,也正因此,中國在此次貿易戰中也主要以對美農產品征稅作為回擊,這必然會影響到中國農產品進出口貿易總量以及中國國內相關農業生產和農產品價格等方面,但究竟會造成怎樣程度的影響,還有待進一步分析。

(一)對中國農產品進出口和全球市場的影響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農產品凈進口國,進口額從2001年的118億美元已增長到了2017年的1259億美元,年均增長率為16%,農產品貿易領域也是長期處于逆差狀態,2017年逆差總額為503億美元[17]。而美國是全球最大的農產品出口國,中國長期對美農產品都是處于貿易逆差狀態,2017年的逆差額為164億美元,占據了中國農產品貿易逆差總額的近33%,據統計,2017年每個美國農民平均都向中國出口農產品1萬美元以上[4]

此次貿易戰截至目前,中國已公布了兩批對美產品的關稅清單,涉及近九成從美國進口的農產品:第一批是615日發布的公告,宣布對美進口的500億美元商品加征25%關稅,涉及517項農產品,主要包括大豆、谷物、棉花、肉類、水產品、乳制品、水果、堅果、威士忌酒和煙草等;第二批征稅清單涉及387項農產品,主要包括生皮、植物油、蔬菜、咖啡、可可制品等。所以,短期內中國從美國進口的農產品數量會受到很大影響,同時中國農產品的總進口量也會受到抑制[18]。而從長期來看,如果此次貿易戰后中美經貿關系不能得到妥善解決,中國為了彌補國內對農產品的市場需求,填補美國農產品的進口缺失,勢必會積極尋求新的進口市場作為替代,同時也可能在國內出臺相關農產品的擴產政策和安排。這樣一來,就可能導致一種結果,即在國內方面,相關農產品的種植量會擴大,同時在國際上,其他國家會迅速搶占中國這塊農產品出口市場,并且紛紛增加本國相應農產品的產量為出口作準備,因為中國的農產品市場競爭一直比較激烈,在中美貿易戰不斷升級的背景下,其他競爭對手會迅速搶占美國在中國失去的市場份額。例如巴西農業部長最近就曾向中國表示,巴西愿意成為中國大豆的長期穩定的供應國并且有能力將巴西國內的大豆產量翻倍,并且印度方面也在積極尋求機會,欲向中國出口本國農產品……如此一來,貿易戰就有可能成為一個導火索,引起新一輪的全球農產品供給過剩現象。

同時,美國公布的新的2000億美元征稅清單中也開始涉及到中國出口美國的絕大多數海產品、果蔬等農產品,意味著美國也開始對中國的農產品下手。海產品是中國出口美國的主要農產品,出口額占全部輸美農產品的42%,美國是中國第二大海產品出口市場,所以中國的海產品對美國的出口量比較大,對美國市場依賴度較高,很多海產品短期內可能難以找到替代市場;另外在果蔬產品出口方面,美國是中國第五大蔬菜出口市場和第三大水果出口市場,2017年中國出口到美國的蔬菜、水果分別占出口美國農產品總額的16.4%11.7%,而美國2000億征稅清單則包含了中國對美出口的93%的蔬菜和99%的水果,這對中國果蔬產品的出口和相關的果農和菜農的收入都會產生一定的影響[16]。所以,中國農產品的進出口短期內都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但長期來看,中國勢必會積極開拓新的國際替代市場,尋求新的農產品進口來源國和出口替代國,中國農產品的進出口量也會逐步達到新一輪平衡。

(二)對中國國內農產品價格的影響

中國提高對美國進口農產品的關稅,并不等于禁止進口美國農產品,所以,還是會有美國農產品的進口存在,只是總量會受到抑制,并且中國繼續進口美國農產品的成本會相應增加,這會導致美國農產品在中國市場的競爭優勢被削弱甚至喪失,同時短期內中國會出現部分農產品的進口缺口,使得國內相應農產品的價格可能會上漲,但長期來看上漲幅度和空間應該是有限的。因為美國生產的農產品主要是玉米、小麥、棉花、大豆等,中國從美國進口的農產品主要是大豆、谷物(玉米)、棉花和畜產品(奶制品、牛肉、豬肉等),這些并不是美國特有的,其他國家也在普遍生產,例如最受關注的大豆的進口,中國每年除了從美國進口外,大部分還從巴西和阿根廷進口,實際上很多農產品的供給來源地是多元化的,美國農產品進口受到抑制,進口商自然會積極尋求其他進口來源,同時曾經一些主要依賴美國進口農產品的企業也可能更多的轉而選擇國內供給或其他種類農產品作為替代,這樣則會產生美國農產品的進口替代效應,從而緩解甚至抵消中國國內農產品價格上漲問題[19]。更何況,當前國際農產品市場上,農產品總體的出口超過了國際購買力,農產品的供給一定程度上是過剩的,國際市場上農產品的價格長期處于較低水平,在這樣的國際市場環境下,加之美國進口替代效應的存在,盡管中國對美國進口農產品加征了關稅,也未必會導致中國國內農產品價格的大幅上漲。

(三)對中國國內農業生產的影響

此次貿易戰不僅對中國國際農產品貿易產生了影響,同時在中國國內農產品生產方面,也會帶來一定程度的影響。中國農產品進口的兩大項是大豆和豬肉,貿易戰最受影響的莫屬大豆產品的進口,大豆除了可以榨油,同時豆粕還是非常好的蛋白飼料,在中國國內生豬、雞禽等畜禽養殖方面,豆粕是非常重要的飼料來源,短期內美國大豆進口的缺口可能會提升國內豆粕飼料的價格,從而將會推高生豬、禽類等養殖的成本,而養殖成本上漲問題則可能對國內生豬等的養殖產業造成不利影響。不過也有分析人士認為,生豬等畜禽類產品的養殖成本上漲會促使豬肉、雞肉等肉類產品的價格上漲,反倒會刺激國內的養殖產業,起到積極作用,同時國內豬肉等價格的上漲還會進一步吸引其他國家對中國出口更多的豬肉等肉類產品,這樣則會逐漸替代美國生豬在中國的出口市場[20]。況且中國本身也是全世界最大的肉類消費國,豬肉進口的可替代國家很多,市場自發的力量也是不容忽視的。

綜上,雖然中美貿易戰在短期內會抑制中國農產品進口,刺激國內相應農產品的生產,但從長遠看,因為農產品的國際市場競爭激烈,加之中國也會積極尋求新的農產品貿易合作伙伴,進口替代效應應該也會很快顯現出來,中國農產品的進口和農產品價格未必會受到貿易戰的嚴重影響。果蔬等農產品的出口雖然也會受到影響,但中國國內市場的消費和吸收能力也是比較強的,同時國內的水果和蔬菜價格也普遍較低,因此一些期待農產品價格大幅上漲的企業或農民的愿望很可能要落空。

四、中美貿易爭端對中國農業的啟示

在農產品的進口替代效應下,中國對美國進口的農產品并不存在很強的依賴性,雖然中國對美國進口農產品加征關稅,但最終也不一定會嚴重影響中國的農產品貿易和農業生產。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貿易戰卻暴露出中國農業的一個問題,就是中國作為一個農業大國,連續14年糧食豐收,而每年卻還要從美國、巴西、阿根廷、澳大利亞等國家進口大量的谷物、棉花、肉類、畜產品等農產品,如前文提到,中國農產品進口額從2001年以來年均增長16%,對外長期處于貿易逆差狀態,農產品大量依賴進口,而且無論貿易戰走向何方,中國也都將從全球進口更多的農產品。同時,也據農業部預測,中國糧食缺口到2020年可能達到1億噸以上,屆時中國將成為農產品的純進口國[21]

所以,此次貿易戰也為中國農業敲響了警鐘,在國際經貿關系正常的前提下,中國尚可以通過進口來滿足國內對相關農產品的消費需求,而未來如果國際局勢發生變化,或者出現自然災害等不可抗因素,致使國際農產品供給也出現短缺,國內自產的農產品又供給不足,那么中國14億人口對農產品的需求將面臨較大短缺,社會安定也將受到影響。中國作為農業大國,在經濟社會各方面都得到長足進步的情況下,農業絕不能成為中國發展的短板,中美貿易戰的發生,使得我們需要重新思考中國農業的未來發展方向和國際農產品貿易格局,努力提高中國農業生產水平和農產品的國際競爭力。

具體而言,首先,中國農業不僅面臨總量平衡問題,農業結構性問題更為突出,貿易戰更是凸顯了中國農業改革的緊迫性,不僅需要加快農業結構性轉型升級,還要積極利用現代科學技術,提高農業生產效率,促進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轉變。中國作為農業大國,想要邁進農業強國的行列,就更應該加大對農業科技創新的支持力度,提高農業科技創新水平,提高農產品品質,增強農產品的國際競爭力,利用現代農業科技解決中國的糧食安全和農產品產業安全問題。中美貿易戰實質上是一場科技戰,新時代的中國農業必須走高質量的發展路線,只有提高中國自身的農業科技創新水平,促進農業產業轉型升級,才能從根本上應對瞬息萬變的國際市場局勢。

第二,要進一步發展農業的對外開放,這也關系到國家的對外開放大局。改革開放初期,中國就確立了農業對外開放的政策,加入WTO前,中國的農產品貿易長期都保持順差的狀態,加入WTO后,農業對外開放的步伐逐步加快,中國農業受到國際市場的沖擊和影響也越來越大,很多農產品國內生產規模的增長速度趕不上國際上進口增長速度,所以加入WTO后,中國農產品貿易逆差也在逐年增大。2017年,中國農產品的國際貿易逆差就已超過500億美元,比上一年增長超過30%[22]。中國現在已成為名副其實的農產品進口大國。中國農產品貿易逆差較大主要是受到中國人均耕地面積和水資源匱乏的影響,加之中國農業生產率不高,種植業條件也不是很好,土地密集型農產品國際競爭力差。所以中國農業不僅需要繼續堅持對外開放,還需要進一步提高對外開放的水平,通過對外開放統籌國內國際兩方面農產品市場和農業資源,利用國際農產品供給來緩解中國國內的資源承載壓力。中國農業農村部副部長韓俊也表示:“中國農業對外開放是大勢所趨,是符合我國農業發展方向的正確選擇,今后該出口要盡力出口,該進口的也要主動進口,積極、有序、穩妥地擴大農業對外開放。”[22]只是發展農業對外開放勢必要進口國際農產品,適度的進口是必要的,但在這一過程中要注意兩方面的問題:一方面是要根據我國自身的農業資源特色合理布局國內農業產業,提升我國勞動密集型農產品和其他優勢農產品的出口力度,使國內農產品的生產和出口的增長水平與農產品進口的增長水平保持平衡的態勢,防止國際農產品的進口對國內相關農業產業造成嚴重的沖擊;另一方面要注意發展多元化的國際農產品進口來源地,避免某一類或幾類農產品對某個單一國家的進口依賴程度太高。如前文所述,中國對美國大豆、谷物、畜產品等進口量巨大,2017年對美國的農產品貿易逆差就占當年農產品逆差的33%。所以此次貿易戰也再一次提醒我們,除了美國這一大農產品進口市場外,中國也需要積極開拓其他市場,促使農產品貿易朝著多元化進口發展。例如深化同其他主要農業貿易伙伴的關系,加強與歐盟、巴西、阿根廷、澳大利亞等農產品主要出口國的貿易合作,同時也要堅定不移地推動“一帶一路”倡議,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周邊國家的農產品貿易合作[23]

第三,要健全中國的農業貿易政策體系,例如通過政策導向鼓勵農業對外投資,鼓勵我國具有比較優勢的或具有高附加值的農產品積極出口到海外市場等。同時,由于國際農產品市場和國際農產品價格波動頻繁,國際農產品大多時候處于過剩狀態,一些國家為了保護本國農業產業也常會出臺農業補貼政策,所以,中國也需要注意對國際農產品市場進行監測,對其他國家農業補貼政策保持關注,并據此及時對本國農業產業采取相應政策,確保中國農產品能夠在更加公平合理的國際市場環境中參與競爭。

第四,爭取利用本次貿易戰的時機參與重構更加公平合理的國際農業貿易秩序。這次中美之間的貿易沖突到目前為止會走向何方還有待觀察,但以談判來解決爭端已是當今國際社會的共識,所以貿易戰最終的結果應該也會以中美兩國談判達成新的共識而告終,所以中國務必要抓住此次貿易摩擦之后重新談判制定新的貿易投資規則的機會,著力提升我國農業在國際貿易體系中的話語權,爭取制定出更加公平合理并有利于我國農業發展的國際農業貿易投資新規則[22]。同時還要積極參與其他雙邊或多邊國際農業協定談判,為中國農業開拓出更有利的國際發展空間。


參考文獻:

[1]新華網.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發布公告決定對原產于美國的5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征關稅[EB/OL].2018-6-16[2018-08-25].http//www.xinhuanet.com/2018-06/16/c_1122993809.htm.

[2]方行明,熊江堯,張炎.中美經貿深層次博弈及中國的策略選擇[J].社會科學研究,20184):1-10.

[3]原瑞玲,張雯麗,王慧敏.中國與美國農業投資合作及發展方向研究[J].經濟研究參考,201731):59-65.

[4]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關于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白皮書[Z].2018-09-24.

[5]姚博.美國“301調查”和中美“貿易戰”[J].亞太經濟,20183):47-52.

[6]陳繼勇,陳大波.特朗普經貿保護政策對中美經貿關系的影響[J].經濟學家,201710):96-104.

[7]郭可為.中美貿易戰:動機分析與情景推演[J].國際經濟合作,20185):18-24.

[8]劉英.美國對華貿易戰:背景、影響與應對[J].國際經濟合作,20185):4-11.

[9]王孝松,劉元春.出口管制與貿易逆差——以美國高新技術產品對華出口管制為例[J].國際經貿探索,20171):91-104.

[10]夏先良.美國總統特朗普對華貿易指控不實[J].國際貿易,20185):8-13.

[11]陳繼勇.中美貿易戰的背景、原因、本質及中國對策[J].武漢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85):72-81.

[12]熊麗.“聚焦‘一帶一路’五周年:已有100余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同中國簽署了共建‘一帶一路合作協議’”[N].經濟日報,2018-09-0708.

[13]龔婷.美國對華經貿政策新發展與中美經貿關系前景[J].國際問題研究,20183):94-126.

[14]唐小菁.美國的焦慮與國際多邊體系的困局——中美貿易摩擦的國際輿論縱覽[J].發展改革理論與實踐,20187):51-54.

[15]彭波.中美貿易摩擦、關稅保護與貿易對等[J].濟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3):56-65.

[16]高云才.怎么看中美經貿摩擦中的農業問題——訪中央農辦副主任、農業農村部副部長韓俊[J].現代農業裝備,20184):6-8.

[17]胡冰川.中國農產品進口增長:原因與結果[J].清華金融評論,20187):48-50.

[18]錢鎮.中美貿易戰中談糧食問題[J].中國投資,20189):117-119.

[19]李國祥.中美貿易戰對中國農業的影響分析[J].農經評論,20188):14-16.

[20]中美貿易戰農業攻伐[N].中國經營報,2018-04-0202.

[21]黃昕.把貿易戰的挑戰化為機遇助推中國農業加快發[J].現代農業裝備,20184):74-75.

[22]陳溯.中國全方位擴大農業對外開放[EB/OL].2018-08-13[2018-09-25].http//www.cnr.cn/chanjing/gundong/20180813/t20180813_524330250.shtml.

[23]李瑤函.淺談2018中美貿易戰對農產品的影響及對策[J].河北企業,20189):73-74.

    组六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