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專題研究 > 民族地區研究

民族村鎮旅游精準扶貧實證分析——以湘西州德夯、芙蓉鎮、老洞、惹巴拉四村為例

作者:張 英 龍安娜  責任編輯:周 潔  信息來源:《中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3期  發布時間:2019-06-08  瀏覽次數: 288

【摘 要】發展旅游業帶動村寨經濟增長是民族村寨精準脫貧的重要模式,但旅游精準扶貧“扶誰、誰扶、怎么扶、扶得如何”需要深入研究。調研顯示,旅游發展對區域經濟和產業發育效果明顯,區域扶貧效果顯著,但仍存在旅游空間擴展與失地農民生計可持續性、旅游發展的“馬太效應”與貧富差距拉大、旅游產業脆弱性與“支柱”產業平穩性、幫扶的短期性與脫貧后政策路徑依賴等矛盾,旅游扶貧應貫徹“生態為體,產業為用”理念,用社區參與的制度安排,實現旅游產業鏈 貧困人口并受益,加強產業政策和扶貧政策的協同,加強“旅游 ”模式的產業融合,以提高民族村寨旅游核心競爭力。

【關鍵詞】民族村寨;旅游業;精準扶貧;社區參與;湘西州


實踐表明,旅游是消除貧困、創造就業與社會和諧的重要途徑。因此,旅游扶貧被廣泛的運用在鄉村建設中,特別是在“精準扶貧”思想指導下,國家提出“要加強鄉村旅游精準扶貧,扎實推進鄉村旅游富民工程,帶動貧困地區脫貧致富”(1)。由此,鄉村“旅游扶貧”升級為“旅游精準扶貧”。對于“旅游精準扶貧”的認識,鄧小海認為,旅游精準扶貧就是針對不同貧困地區的旅游扶貧開發條件、不同貧困人口的狀況,運用科學有效的程序和方法對旅游扶貧目標對象進行精準識別、精準幫扶和精準管理,以實現旅游扶貧“扶真貧”和“真扶貧”的扶貧方式[1]。陳秋華、紀金雄進一步強調了鄉村旅游精準扶貧的核心應該是貧困人口參與鄉村旅游發展受益和鄉村貧困人口自我能力提升[2]。也有學者提出,旅游精準扶貧仍面臨不少沖突和挑戰,存在著多維排斥[3]。何陽、孫萍認為,在鄉村旅游精準扶貧中存在著扶貧理念缺乏可持續性、開發地并非真正意義的貧困地、鄉村旅游產業發展條件評估不科學、幫扶主體單一且彼此聯系少、扶貧尚未形成干部競爭格局等五種理論與實踐的排斥現象[4]。可見,旅游精準扶貧是一個復雜的系統,仍處于探索階段,需要進一步深入實際,不斷豐富與完善。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以下簡稱湘西州)作為“精準扶貧”的首倡地,對其精準扶貧狀況進行研究,具有典型意義和樣本價值。本文在對湘西州德夯、芙蓉鎮、老洞、惹巴拉的調查基礎上,通過剖析樣本,總結旅游精準扶貧的經驗,并提出民族村寨旅游精準扶貧政策調整的建議。

一、樣本民族村鎮旅游精準扶貧概況

(一)樣本選取。

選取湘西州吉首市徳夯村、永順縣芙蓉鎮、鳳凰縣老洞村、龍山縣惹巴拉作為樣本,基于四點考慮:一是都屬于鄉村旅游扶貧縣市屬地。2017年湖南省扶貧辦確定了龍山縣、瀘溪縣、吉首市、永順縣、花垣縣5縣(市)為湖南省鄉村旅游扶貧試點縣,鳳凰縣還是湘西州鄉村旅游脫貧工程一類縣。二是都是典型的少數民族聚居村寨。其中,德夯村、老洞村是苗族聚居村落。芙蓉鎮和惹巴拉是典型的土家族聚居村寨,土家族人口占80%以上。三是都是精準扶貧村寨。四是旅游業均是4個村寨的支柱產業。其中德夯村、芙蓉鎮是最早一批發展旅游業的村寨,而老洞村和惹巴拉村發展旅游相對較晚,是旅游發展不同階段的代表。

(二)四個民族村鎮及旅游發展概況。

德夯村是吉首市唯一集自然山水風光、苗族民族風情為一體的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區內共有村民144戶,占地108平方公里。發展旅游業之前,村里人種植水稻、玉米、黃豆、紅薯等自給自足,缺乏經濟作物。德夯盛產山竹,擅長編背簍的村里人,靠賣背簍換錢購買油鹽、衣物等生活必需品[5]1986年,德夯村全村總收入為114000元,人均純收入201元。發展旅游之后的2001年,村民人均收入為1480元。2014年精準扶貧識別時,德夯村仍有扶貧戶84戶,占58.3%

芙蓉鎮原名王村,是永順縣140個貧困村之一。上世紀 80 年代以前,經濟以種植水稻為主。人們的生活水平很低。1986年電影《芙蓉鎮》上映之后,讓王村以“芙蓉鎮”的名字享譽全國,并因此改名為芙蓉鎮。此后芙蓉鎮依托土司文化和得天獨厚的自然風光,發展旅游業。2014年有貧困戶2285戶,共8519人,占全部人口的36.4%

老洞村隸屬于鳳凰縣,民國25年,由于烏龍山土匪12晝夜的燒殺搶虐,由此沒落深山,步入貧窮,不為人知。村內經濟主要靠傳統的農耕支撐。2005年開始發展旅游,成為鳳凰鄉村旅游的“排頭兵”。2011年,因粗放式開發、同質化、交通不便等原因,逐漸衰敗,被相關部門關停。2013年實施精準扶貧后,旅游業再一次得到復興。

惹巴拉村屬于龍山縣,是商周文化遺址的一部分,也是原生態土家文化保存最為完善最有活力的區域,被民俗學家譽為“土家族原生態文化的天然博物館”“中國土家第一寨”。全村共29.23平方公里,477戶,總人口1908人,其中土家族占95%,大部分是貧困人口,以傳統的捕魚和農耕為主。2005年村民自發發展旅游業,由于沒有統一規劃和管理,發展緩慢。2010年,龍山制定了惹巴拉旅游景區規劃,但并未真正落地。2013年精準扶貧開始后,惹巴拉的旅游業發展走上了快車道。

二、四個民族村鎮旅游業精準扶貧效果

借用田翠翠等提出的旅游精準扶貧效應評價指數模型[6]。分別從村寨基礎設施、村民收入和村寨環境三個維度來評價旅游精準扶貧效應。

(一)基礎設施。

四個村鎮旅游業綜合發展情況如下表1



目前,早期開發的德夯村仍然還是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而芙蓉鎮從2012年申請到4A級景區之后,目前已經開始沖擊5A級景區。德夯村仍是自然景觀和人文景觀的建設,而芙蓉鎮則是旅游地的綜合建設。德夯村正在進一步完善村落設施,已經有車行游覽路22條,步行游覽路28條,公廁5座,建有污水處理設施、移動通信置換站,緩解了交通、通訊落后的狀況。芙蓉鎮正在建造2.6m2、可容納1000輛車的大型停車場,區內鋪面320家左右,有星級酒店1個、客棧7個,專業導游22個,開始從小村落向社區轉變。

惹巴拉2016年成為3A級景區,老洞村于20179月評上3A級景區,這兩個景區也都被納入到湘西精品旅游線路中。惹巴拉整體規模比老洞村大,兩個村寨建設仍然還是以村落形態為主。

(二)村民收入。

據統計,德夯村、芙蓉鎮人均年收入2016年均達到6000元以上,老洞村、惹巴拉村民人均年收入達到了3000元以上,增幅較大,說明旅游推動了村寨經濟發展和村民收入水平的提高。

村民作為旅游經濟收入最重要的感知者,他們的感受和認知如何德夯村村民認為,跟剛開始發展旅游業時相比,旅游收入不升反而下降了(表2)。芙蓉鎮、老洞村及惹巴拉的村民均認為旅游發展提高了他們的收入,而且旅游收入占總收入的比例超過80%。在發展旅游的意愿上,四個村寨的支持率均達到100%



(三 )村寨環境。

調查發現,德夯村的大部分村民覺得社會環境不如以前和諧,而芙蓉鎮大部分村民認為社會還是和諧的。兩村鎮大部分村民認為,旅游業發展之后與鄰居之間的交流變多了,旅游業發展之后,生活環境質量提高了,但芙蓉鎮人數比例明顯高于德夯村。

三、湘西州民族村寨旅游精準扶貧的經驗與問題

(一)旅游精準扶貧的經驗。

1.鄉村旅游特色與發展方向定位精準。

這主要指根據自身特色和市場精準定位發展方向,每個村寨根據自己的特色,有選擇性的發展村寨旅游。芙蓉鎮的旅游發展就具有相當的代表性,因電影《芙蓉鎮》聞名全國,所以其旅游在早期受影視效應的影響顯著。隨著電影逐漸淡出人們的視野,其旅游業的發展大不如以前。后又因“門票經濟”,很長一段時間接待游客人數沒有太大的提升。2013年精準扶貧開始后,政府對芙蓉鎮景點圈和經營模式進行調整,更加明確了“土家族文化旅游休閑古鎮”的旅游發展定位,2014年接待游客47.6萬人次,旅游收入達2238.4萬元,較2013年分別增長了34.84%29.28%。而德夯村的旅游發展定位是“自然風景為主,苗族風俗為輔”,老洞村正在打造“湘西苗文化主題度假村寨”,惹巴拉定位為“土家文化公園”。

2.“旅游 ”產業聯動與區域資源統籌。

精準扶貧要求“對象精準,幫扶方式精準”。因地制宜,對幫扶地區進行具體分析,找到適合自己的產業發展路徑是關鍵。不能把旅游當成“萬能藥”無序開發,造成開發泛濫和資源浪費,破壞區域環境。芙蓉鎮作為永順縣扶貧村鎮之一,在所轄的范圍內分為景區和非景區兩大扶貧模塊。其中響塘、楊木等8個村為非景區村,設有工作組結對幫扶。其他14個村均劃分為景區村,以旅游作為主業,不設工作組。

為了更好地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實現脫貧目標,芙蓉鎮對整個轄區進行了更為細致的產業幫扶,而不僅僅以旅游業作為整個區域的唯一產業。在景區村范圍內的新區、河畔、商合、新城、芙蓉5個社區重點發展旅游產業,周圍其他村落發展獼猴桃、烤煙、柑橘、柚子等,形成以旅游業帶動其他產業發展、旅游區輻射周邊區域的扶貧模式,既促進了資源合理利用、傳統文化的保護,也避免了不必要的浪費和破壞。

3.幫扶力量與資源精準投放。

旅游精準扶貧的“幫扶誰、誰幫扶、怎么幫扶”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貧困地區的脫貧效果,這在老洞苗寨的旅游發展中得到了很好的體現。2011年前,老洞村的旅游發展處于自然風光、苗族古民居游覽及民族節目表演等初級階段,缺乏文化深耕,難以拉動持續的旅游消費。2011年因苗寨同質化、交通不暢等原因,老洞村旅游被相關部門關停而逐漸衰敗,村寨經濟長期落后。2014年老洞村被列為國家鄉村旅游扶貧重點村,湖南省旅游局正式駐點老洞村,成立扶貧工作隊。在整合資源基礎上,傾聽各方意見和建議,2015年編制了老洞村旅游建設扶貧三年規劃,同年老洞村還被列入旅游扶貧的樣板工程,快速推動老洞村旅游“二次創業”。目前,景區實行免門票制度,每年綜合投入2000萬元。2016年接待游客30.5萬人次,利潤總額128萬元。

(二)民族村寨旅游精準扶貧的問題。

湘西州實施鄉村旅游精準扶貧的力度與投入都很大,效果也比較顯著,但從其旅游精準扶貧的過程與效果看,仍存在一些矛盾。

1.旅游空間擴展與失地農民補償和生計可持續問題。

新形勢下深化農村改革,主線仍然是處理好農民和土地的關系。旅游發展也存在其空間擴展對村民居住空間與勞動空間侵占的問題。如老洞村,為了對苗寨整體進行重新規劃,需要寨內村民全數搬出,而整體搬遷不可避免的就要涉及到補償。老洞村村民對于這種由于景區建設而造成的搬遷,而補償采用易地扶貧搬遷政策很不滿。他們認為易地扶貧搬遷的主要對象是居住在深山、荒漠化、地方病多發等生存環境差、不具備基本發展條件,以及生態環境脆弱、限制或禁止開發地區,利用價值低。但老洞村則不一樣,其苗寨無論從民居還是環境來看,都是很有利用價值的,所以補償標準就應該高于搬遷標準。同樣,在居住空間的補償上,也沒有考慮到戶主的實際情況,僅僅只是政策的生搬硬套。在德夯村出現的則是勞動空間的侵占問題。德夯村作為已經發展了30年的旅游景區,在精準扶貧時期,景區新一輪的改造征收了大部分的土地。雖然給予了補助,彌補了村民的短期損失,但沒有考慮到村民們的長期發展,出現了村民無農可務、收入越來越少的現象。有的村民怨言很大,認為新一輪的整修,尤其是游道的建設,除了占用村里的土地之外,還破壞了村寨的自然景觀。一邊是旅游開發損害一些村民的利益,使其陷入貧困,一邊又通過結對幫扶更貧困的人,是目前在德夯村旅游精準扶貧過程中存在的一個怪象。

2.旅游發展中的“驅貧趨富”與貧富差距拉大。

德夯村與芙蓉鎮發展旅游30年,到2014年,德夯貧困戶占有比例為58.3%,芙蓉鎮貧困戶占有比例36.4%。為什么發展了30年的旅游村寨還仍然有如此多的貧困戶從其旅游發展過程可以發現:旅游發展的“馬太效應”明顯,富者越富,貧者越貧。在人均收入大幅提升的同時,貧富差距也不斷拉大,那些有資金、技術和人脈的村民從旅游業發展中受益匪淺,貧困戶在旅游發展中收益達不到平均數,甚至代價大于收益,形成了旅游扶貧下新的貧富矛盾。利用旅游幫扶真正貧困的村民是旅游精準扶貧的實質要求,但真正貧困的家庭很少能夠進入到旅游行業。如德夯苗寨,精準扶貧對象更多的是成為旅游開發的“短工”而非“主人”,“短工”要成為“主人”又受到資金和能力的限制。因此,精準扶貧的一系列優惠政策和旅游發展帶來的經濟利益,貧困人口未能充分享受,而且還進一步拉大了貧富差距。

3.旅游業的脆弱性與“支柱”產業平穩性。

旅游業受自然災害、政策、社會環境等因素影響大,屬于“脆弱”產業,當其成為地方經濟的支柱后,任何不利因素的風吹草動,都可能引發強烈“地震”。幾乎所有的鄉村旅游都有或大或小的波動。如2002年政府轉讓德夯旅游經營權后,由于缺乏收益分配的保障機制,村民認為旅游企業和政府才是主要的受益者,自己得利十分有限。2006年爆發了村民集體抗議行為,2008年發生了由村長帶頭的集體破壞景區行為。芙蓉鎮的“門票經濟”與村民利益分配不均也曾造成很長一段時間旅游經濟的蕭條。老洞村因為同質化嚴重而一度被關停。現在旅游精準扶貧在這一點上注意到了以前的問題,強調旅游與其他產業的融合發展,但融合方式和融合度還有待提升。因此,旅游業脆弱性與“支柱”產業平穩性的矛盾,必須高度重視和解決。

4.幫扶的短期性與政策依賴的長期性。

旅游幫扶短期效果明顯,但旅游業的發展作為一個長期過程,隨著幫扶人才、資本、社會資源等的退出,旅游業發展要渡過“幫扶后時代”,若沒有形成自我發展能力,旅游的發展就會受到阻礙。老洞村在精準扶貧之前,旅游業被強制性取消,在精準扶貧之后,得到了省級工作小組進村幫扶,獲得極大重視。當完成脫貧目標之后,工作組就會退出,沒有工作組的幫助與監督,老洞村的旅游發展到底會如何村民心里沒底,我們從其產業發育和市場化程度看也有憂慮。

5.精準識別的“特別對象”與“普通人”的冷眼旁觀(“特惠”與“普惠”)。

精準扶貧和旅游業的發展,也使淳樸的村寨風氣受到利益的沖擊。面對精準扶貧系列優惠政策和經濟利益,未能享受到“特惠”待遇的貧困村非貧困戶和非貧困村的貧困戶都有不少怨氣,他們認為自己是“邊緣人”,導致了經濟發展有起色、但鄰里關系卻越來越疏遠的社會環境狀況。53%的人認為,旅游精準扶貧工程讓鄰里關系變得越來越冷漠。

6.旅游“精英”與“懵懂村民”。

旅游精準扶貧,各地都非常重視規劃和建設,但對旅游人才和村民素質的重視,特別是對村民的旅游培訓還很欠缺。旅游精準扶貧希望能夠更好的發揮社區參與作用,但社區力量的大小、強弱反過來對旅游業也會具有很大的影響。一名民宿從業者認為,目前政府管理與實際發展情況有一些違背,旅游業的進入門檻低,有資本的村民在不了解民宿建設理念的情況下,發展民宿具有很大的盲目性,極易造成跟風發展而破壞芙蓉鎮獨有的特色,十分不利于民宿業的發展。

四、優化民族村鎮旅游精準扶貧的思考

(一)從制度上確保社區參與是旅游業實現精準扶貧的“指南”。

社區參與旅游發展的制度安排是指從制度上保障村民參與旅游開發與發展全過程、并享受旅游發展帶來的各項利益[7]。旅游發展是市場驅動的行為,從產業角度看,它追求的是效率優先,與扶貧的公平目標是不一致的,旅游業本身沒有主動的扶貧內涵,僅靠市場來推動精準扶貧,是不可能也無法實現的。但旅游業的溢出效應大、輻射帶動功能強,加之旅游的文化等特性,使其成為民族地區精準扶貧的重要抓手。社區居民本身的生產、生活和文化作為民族村寨旅游的核心吸引力,決定了社區參與旅游開發是民族村寨旅游業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內容和不可缺少的環節,如實施旅游扶貧專業培訓,按照“培訓一人、就業一人、脫貧一家”的思路,組織實施鄉村旅游人力資源開發,實現村民的主動融入和享受旅游發展帶來的利益并承擔其相應的責任,增強旅游持續發展的后勁,不僅有利于促進村寨經濟結構調整,還可以保護生態資源與環境,維護社區傳統文化和可持續發展。

(二)貧困戶進入旅游產業鏈并受益是精準扶貧的核心。

旅游發展30年,仍然還有那么多的貧困戶,說明旅游不是天然的扶貧良藥,更不能自動實現精準扶貧。我國的旅游扶貧關注的重點是區域的整體發展和產業的發育,旅游精準扶貧也大多是區域的旅游規模開發,與精準扶貧的“識別對象精準,首要解決貧困戶的貧困問題”有一定距離。德夯村2014年脫貧17戶,2015年脫貧6戶,2016年脫貧40戶,但貧困戶進入到旅游產業鏈的基本沒有,說明地方將旅游扶貧的關注點仍然放在如何擴大旅游業的規模上,重視的是區域經濟發展和產業發展,忽視了貧困戶受益。

(三)主體的文化傳承是民族村寨旅游精準扶貧的內源動力。

村民作為民族村寨的主體,是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力量。凝聚人心,讓村民認識到每個人都是建設美好和諧家園不可缺少的力量,那么村民會更在意整體的發展。要充分利用民族文化,塑造民族村寨的生活中心,灌輸每個個體都是本民族發展動力的價值觀,要求村民積極主動參與到村寨的各項建設當中來,定期進行民族文化、旅游文明、和諧社會的宣傳,形成“相互理解、互幫互助、共同致富”的風氣。同時要高度重視注重物質上的投入,而忽略民族村寨文化生態、社會生態和環境生態的傾向。民族村寨旅游的核心價值在于延續和弘揚少數民族優秀文化,應以其價值傳播為出發點,以弘揚民族文化為重要內容,努力通過旅游的外來刺激,服務于重啟民族村寨內源發展動力,實現再建民族村寨文化共同體、傳承延續優秀文化的目標[8]

(四)產業政策和扶貧政策協同是防止“碎片化”的關鍵。

貧困地區存在政策疊加的問題,也存在“看得見的手”和“看不見的手”的目標不一致的問題,實踐中使不同政策產生矛盾,這就要求要政策的協同和尊重市場規律。如發生在老洞村的搬遷補償政策的生搬硬套,使得村民們既沒有享受到旅游開發土地和房屋的經濟補償,還在一定程度上被剝奪了居住空間,侵占了自身的利益,村民怨氣紛紛。旅游發展搬遷與易地扶貧搬遷有明顯區別,現實中簡單粗暴的“一刀切”,既影響旅游發展,也降低政府的公信力,其旅游發展的可持續性也令人堪憂。因此,要尊重市場規律,切實保障村民的權益,正確科學貫徹政策,使產業發展與扶貧工程取得協同效應。

(五)產業融合的“旅游 ”模式是促進村寨發展的根本。

產業融合與集群是區域經濟發展的主要模式,在后現代社會,以旅游牽引的多產業聚集與聚合已經成為區域經濟升級的標志,以旅游業為引擎的泛旅游業集群發展代表了區域經濟的未來和方向。產業發展是營造民族特色村寨的動力,在“生態為體,產業為用”的理念下,樹立“旅游 其他產業”發展意識,推動產業融合,打造以旅游業為載體、全力發展特色產業的“旅游 ”模式,增強村寨的自我發展能力,也可以避免由旅游淡季或其他因素使旅游業發展受阻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彌補旅游業的脆弱性,實現村寨經濟的可持續發展。


參考文獻:

[1]鄧小海.旅游精準扶貧研究[D].昆明:云南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15.

[2]陳秋華,紀金雄.鄉村旅游精準扶貧實現路徑研究[J].福建論壇,20165):196-200.

[3]陳麗琴.少數民族村寨旅游精準扶貧中的多維排斥與化解之道[J].黔南民族師范學院學報,20173):

[4]何陽,孫萍.鄉村旅游精準扶貧的現實問題與消解[J].內蒙古社會科學,20173):29-34.

[5]劉超祥.民族旅游村寨的人口移動與文化變遷[D].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12.

[6]田翠翠,劉黎黎,田世政.重慶高山納涼村旅游精準扶貧效應評價指數模型[J].資源開發與市場,201612):1436-1440.

[7]于鵬飛.社區參與生態旅游實證研究[D].烏魯木齊:新疆師范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09.

[8]李華東.傳統村落:需要的是另一種“旅游”[J].小城鎮建設,20167):23-26.

注釋:

[1]參見《國務院關于促進旅游業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國發[2014]31號文件),2014

    组六什么意思